Part.1有的时候,罗阻会觉得自己的很可笑。比如在他知道鲨鱼的一生都要不停的游动时,他竟然有一些羡慕。有过“当一只鲨鱼可真是幸福”这种想法。鲨鱼停止游动就会停止呼吸,所以就算它没有想去的地方,没有要做的事,它也必须游下去。被生的欲望所禁锢住的悲伤而又可怜的生物啊,一生忙忙碌碌只...

See More

嗯。。把以前最喜欢的一篇搬过来,新的话估计要等等了。。【Day8】落叶(架空)罗阻提着箱子站着车牌前,距离他下公交已经有十多分钟了。罗阻租的小屋是在山里,而他现在的地方离目的地还有不少路要走。乡下的土路不会像城里的柏油路那样,被太阳暴晒不会有难闻的油漆味。路两旁是成片的麦田,微风...

See More

【救赎】韩摇曳家住在商都。她是这里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商都是东大陆最大的城市,也是在这样一个看似平静,却暗潮涌动的环境下,唯一一个还保持着独立状态的城市。韩摇曳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她出生在一个交接点的时代,而她的家乡却保住了属于孩子的那份天真。至少,她只用担心下一次考试能不能进...

See More

【注:蝉鸣将散是将我写的几位原创角色联系在一起的一个世界,就是一路看下来的大家会看到很多“老朋友”因为十月过后就没有什么大块的时间了,所以想把这些孩子的故事写一写,角色大多是妹子,你要说苏也成,你要说罗阻开后宫也成,反正对于我来说他们是我的孩子,我想给他们一个答案,也想把这些故事...

See More

【天地——爱德华篇】Part.1萨拉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去做偷药这种事情——以前抓到这种人总会打个半死,而现在,她却要干这一行了。虽然这种事不常有就是了。“但愿你平安无事。”手握住从那个孩子衣服上取下的一个装饰性的纽扣,这是她以前学来的——贴身带着别人身上的纽扣,就能保那人周...

See More

蓝雀至今也能依稀回想起与白且再会的那天。 在她开始厌烦一天天围在机器之中,听这早已不属于他们的城市,在一帮子自以为是的残次品蹂躏下残喘。她受够了,却从未想过抵抗。 因为,连活下来,都是一种奢侈。          “呵,小姐,介意请你老师移步到此吗?”蓝雀扫视了一下说话的白衣青...

See More

【立春】 “所以说为啥知道今儿立春不多进点儿豆芽啊!”罗夏一脚踹在了路灯上,那一向结实的铁杆子竟有些晃动,街上本就认出他们兄弟俩的行人见状吓得又躲远了些,金蝰蛇的小总裁脾气不好是人尽皆知,更何况今天这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买到了就不错了。”罗阻向菜店的老板点了下头,放了张面值...

See More

引子, 光熙门到芍药居只有一站地铁,但这一站路却如此长,每当以为它尚且不会抵达而掏出手机或者书本时,就来不及地过了站。下车以后只好再从望京西乘回原处,一路提心吊胆地关注着报站。 第三次走进光熙门进站口,分别时他翘起一点点嘴唇,凌霄便闭上眼睛,再也不想醒来。 1, 西二旗路面宽阔,...

See More

爸爸,这个称呼,已经有十一年没有叫了。爸爸几乎不拍照,我手机里一张不太清晰的照片还是小时候一家三口去瑶琳仙境春游拍的。我们娘倆穿着高筒雨鞋和妈妈自己编织的毛衣,在现在看来却是很时髦。爸爸穿着皮鞋和他出差从广州买的羊毛衫。朋友们说我们一家都是大长腿。爸爸平日里不苟言笑,但是每逢开心...

Se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