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My Italian Boyfriend

我是一个没心没肺的杭州女孩。我的男友是个定期自省的意大利男孩。

刚认识的时候,我问他:据说意大利北方的男人和南方的男人属于不同的物种。他答:我是撒丁岛上的。我们才是独立的物种。


我查了一些撒丁岛的资料,得出结论:撒丁岛是母系社会。于是我说:我要当家作主。他答:你得先去撒丁岛和我妈住一段时间,得道之后再商量。


我第一次见男友母亲,紧张得话停不下来。临别的时候左拥一下右抱一下晕得放不开手,还讨好地用意大利语说"grazie milie per tutto" 。不过真管用,话音未落我就感觉到我的手臂上被亲切地紧紧握了一下。然后赞许的眼光从头到脚,从脚到头扫了我两遍。


我是3件白T恤,2条牛仔裤,2双球鞋过一个夏天的女孩。所以我碰到了一年四季穿cargo pants的男人毫无抵抗力。我母亲说,你男友的品味不错。于是,我把买鞋子的任务交给了他。结果目前为止,我得到最多赞美的几双鞋子都是他买的。每次听别人说,"I love your shoes!" 我忍不住自喜一下自己挑男友的眼光。


我的美国朋友认识了我的男友之后说,"You have him wrapped around your fingers." 我的第一反应是,英文竟然也有这种表达!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男友说英语带意大利口音,而且和"h"有仇,时不时把这个字母省略。"hey I eared Stephano dropped by.." 对,eared, 所以我的眼前总是显现一只毛茸茸的耳朵。而且他经常把意大利谚语直译为英文,所以我时不时听到这样的表达:" Don't worry. I will not tell anyone. I am a Tombstone!" 沉默不语的墓碑很有震慑力,我马上闭嘴了。有一次我生病了,什么也不吃。他做了一碗西红柿汤端到我面前说: " Eat this soup or jump out of the window!" 

意大利男人都自诩"厨神",男友也不例外。第二次见面就为我下厨。不知道是不是在上海买到了世界上最难煮熟的意大利面,那个面条在锅里煮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杭州女孩冰雪聪明,指点一下就学会了做地道的海胆意大利面,把他的胃也占据了。之后在他的教授举办的复活节聚会上,他以朗姆酒提拉米苏俘获了老老少少的心,我发扬了大中国的韭菜虾饺(每人只分到两个,很多老外意犹未尽,翻开蒸笼却已经空了。)

男友做事没有诸多顾忌。比如说拍旅游照片这件事,经常玩回来整理照片的时候发现很多屁股的照片。我有时需要在电脑上给同事朋友看些资料,就怕不小心点错,进入了我的屁股展示厅。

意大利人在二战时是出了名的猪一般的队友,让我不免有点担心。接触久了,才注意到原来意大利人的思维和中国人的思维挺接近的。意大利人很少把 "遵纪守法" 看作是以优良品德。他时不时来一句,"顺从多无聊!" 合理合法地规避税收大概是他乐此不疲的智力活动之一。在罗马和那不勒斯乱糟糟的街上,骑着vespa带着我夹缝中生存也是一项游戏。出于安全考虑,他在出发前先警告我如果预计要被车子撞了得弹跳,最好一屁股坐到车子的前盖!


那么意大利男人到底浪漫不浪漫呢?当他第17次飞越太平洋来见我的时候,我母亲也冷不丁地插了一句:"加州难道没有女人了吗。这来回的机票要多少钱啊!" 刚认识的时候,由于对意大利男人的偏见,我故意说我是个不喜欢身体接触的人。我们出门逛街的时候,他有时把手臂伸过来然后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偷偷地把手臂放下用手指搭住我牛仔裤上的一个腰带环!这样证明我们是一起的。

正式确立男女朋友关系之后,我们和意大利驻上海的总领事一起吃饭,言谈甚欢。饭后四个人在夜色里的梧桐树下步行,他很得意地夸我:"你就像一个完美的意大利妻子!" 原来全世界,无论哪个国家的男人都一个德行。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