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真是个奇幻的晚上。凌晨快2点,我迷迷糊糊地到了家。从8点多到凌晨1:30,我和Geohot在上海的雨夜里边走边聊了5个小时。我问了他很多问题,他也问了我很多让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我们一起看到接二连三的踏着scooter的人被同一根铁链绊倒,面面相觑,放声大笑。他请我喝石榴汁,...

See More

Z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哈瓦那, 湛蓝的加勒比海摇曳着孤独的叹息 半个世纪的敞篷雪佛兰踩着柴油机的轰鸣 和浪漫狂野的混血音乐招摇过市 白色礼帽下红光满面的游客陷入雪茄和朗姆酒的迷惑 曾经黑奴密度高过亚特兰大的小岛 迎来了一个黑人总统的破冰之行 和“速度与激情”的第八季 我们在距离哈瓦那...

See More

Z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爸爸,这个称呼,已经有十一年没有叫了。爸爸几乎不拍照,我手机里一张不太清晰的照片还是小时候一家三口去瑶琳仙境春游拍的。我们娘倆穿着高筒雨鞋和妈妈自己编织的毛衣,在现在看来却是很时髦。爸爸穿着皮鞋和他出差从广州买的羊毛衫。朋友们说我们一家都是大长腿。爸爸平日里不苟言笑,但是每逢开心...

See More

Z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我是一个没心没肺的杭州女孩。我的男友是个定期自省的意大利男孩。 刚认识的时候,我问他:据说意大利北方的男人和南方的男人属于不同的物种。他答:我是撒丁岛上的。我们才是独立的物种。 我查了一些撒丁岛的资料,得出结论:撒丁岛是母系社会。于是我说:我要当家作主。他答:你得先去撒丁岛和我妈...

Se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