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Pardon Mon Amour

hey 史蒂夫 五十年了,还能给你写信,真好。

听说你最近要结婚了呢,祝你幸福。

太久没有见到你,说起来真的像是一场梦,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其实啊,直到遇见你的前一天,我还在为你向上帝祈祷,希望你还活着,就算我再也见不到你也可以啊!

有时候我会想,你现在会在哪儿,若你还安好,现在是不是也娶妻生子,已经有一片我们约定好要种满双生花的田野?

战争一结束,我立马回德国找你。可当我一个人站在那条熟悉的路上,你又在哪里呢?若我和以前一样年轻,再见你一定会大发脾气:你为什么离我而去,而且一去就这么多年。有人说你死了,我当然不会相信,也不会接受。

可惜,我还是没有能等到你,如果没有这场战争多好。我们会不会经常在菩提树下大街散步,然后走累了在街角的 Café Einstein喝一杯,或是像那年,你带着我偷偷跑去维也纳听我喜欢的音乐会?

可是我已经不再年轻了,甚至孩子们都快要有我高了。

如今你也要结婚,我只能祝你幸福。

那幅画,一直是我心里最珍贵的东西。逾年历月,我还能再遇到它,再遇到你,好像一切都是天意。只是天意喜欢弄人。

所以,这幅画还是还给你吧。

这也是我唯一能还你的东西了

Pardon Mon Amour

hi 贝蒂 五十年了,还能读到你给我写的信,真好。

这些年

真的很像一个梦。

我只想做一个最平凡的人,当生活被撕碎时,才发现美好只不过是泡沫上对阳光反射的斑斓。

漫长的逃亡后,我也曾返回柏林,寻找你留下的痕迹。可我找到的只有废墟而已。

久相忘,到此偏相忆。

现在我也要和生活握手言和了。

如今我们居然再次相遇,还有这幅画。你记不记得你总是喜欢在画的后面贴纸条,那次陪你去维也纳可算是闯了大祸。一下车我就被父亲抓了回家。哈哈。往事真如烟云。

原谅我,我的爱人

我只能祝你幸福

这幅画还是你留着吧,这也是我最珍贵的东西。就当是个纪念吧,不知道为什么,能放在你那里,我很安心。

2333...

不知道你是不是看的云里雾里 《拿烟斗的男孩》是毕加索的一幅画,下面是背后的故事介绍

摘自百度百科

2004年11月20日,《拿烟斗的男孩》卖出半年后,一位叫斯帝夫·格奥尔格的德国富商的去世,让人们确知了这幅画的主人,并且意外了解到了这幅画背后竟然有着一个长达半个世纪的凄美爱情故事。斯帝夫·格奥尔格就是那位出价亿元的神秘的买主,他没有疯狂,而是为爱痴狂!

    斯帝夫·格奥尔格与贝蒂·惠特尼的父辈是世交,斯帝夫是德国籍的犹太人,贝蒂家是美国籍,小时候他们两家都住在柏林的斯冈艾弗德大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长大。

    1905年,毕加索《拿烟斗的男孩》创作完成,几经转手,最后被斯帝夫·格奥尔格的父亲收藏。斯帝夫·格奥尔格长得与毕加索画中的“小路易”颇有几分相似,贝蒂很喜欢这幅画,两个孩子慢慢的喜欢上了一个游戏,每当贝蒂有什么要求,就写个纸条帖在《拿烟斗的男孩》背后,斯帝夫看到后总会尽力去满足她。有一次,为了满足贝蒂去维也纳欣赏音乐会的愿望,13岁的斯帝夫竟带着她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偷偷去了维也纳。结果一下火车就被斯帝夫父亲派来的人带回了柏林,为此斯帝夫还受到了他父亲严厉的惩罚。

    1935年,战争爆发了,无数家庭流离失所,也拆散了这对恋人,贝蒂一家平安回了美国,而斯帝夫一家却在战乱中挣扎流亡。战争过后,心急如焚的贝蒂马上从美国返回德国,寻找她的心上人,然而几经周折她最后得到的消息是,斯帝夫家族除了少数几个人逃到了非洲,其他人都在战争中死去。

    贝蒂伤心欲绝,很快离开了德国。1949年,贝蒂嫁给了一位美国驻英国的大使,第二年跟着丈夫到了伦敦。在索斯比的拍卖会上,贝蒂意外而激动万分的又见到了《拿烟斗的男孩》!这是盟军从德国缴获的战利品,因为无法知道原有者是谁,于是被拍卖,所得款将交给世界犹太人基金会。《拿烟斗的男孩》的起拍价是一万美金,贝蒂最终以28000美金拍得了这幅从小就无比熟悉的绘画。当颤抖着手指轻轻抚摸着画面,贝蒂泪眼朦胧,儿时那幸福的记忆再次浮现,依然是那么的清晰。

    经过多年纷乱的战争,《拿烟斗的男孩》很幸运的完好无损,而斯帝夫也像这幅画一样,在贝蒂心中,永远是分手前那个年青英俊的模样。斯帝夫和《拿烟斗的男孩》一样幸运,不但在战乱中死里逃生,而且在分别28年后,又与贝蒂再次相逢。历经生死磨难之后还能共同面对《拿烟斗的男孩》,这是斯蒂夫和贝蒂多少年的梦想,也是从没想到有一天能够梦想成真的奢望,惊喜过后,二人均是百感交集。

    贝蒂要将本属于斯帝夫的《拿烟斗的男孩》归还给他,而斯帝夫没有接受,他希望还是由她继续保存。此时的斯帝夫还是独身,他成了贝蒂夫妇的好朋友,50岁那年,斯帝夫终于娶妻生子。2001年,贝蒂去世了,在此之前她再一次提出把《拿烟斗的男孩》还给斯帝夫,但他还是没要。于是贝蒂留下遗言,如果在她死后,斯帝夫依旧拒绝接受这幅画,那么她的孩子可以将这幅画拍卖,拍卖所得平均分为三份,她的孩子们、世界残疾儿童基金会及以斯帝夫·格奥尔格命名的慈善机构各得其一。

    2003年底,贝蒂去世一年半后,根据她的遗嘱,《拿烟斗的男孩》被拍卖,斯帝夫秘密买到了手,这幅画一直陪伴他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据说临终前斯帝夫一直凝视着画中那个男孩,从中他一定看到了自己和贝蒂当年的影子。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