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的东西

哦这个配图是 unted 老师拍的照片,其实并没有经过他的许可,我只是发现这里可以加背景图了,电脑里又只有那么几个图片,于是就随便选了这张。

其实随便就不叫做「选」了吧?

言归正传,想大概写一下去年 8 月拔除 28 和 38 智齿之后的各种经历,会比较流水。

  • 去年 8 月下旬开始作,想把设立了几年而未达成的目标完成,于是去了口腔医院。这里我犯了一个后来看会认为非常严重的错误:认为拔牙术是小手术,哪里做都无所谓,于是就近选择了口腔医院的分院。
  • 第二个错误是,继续因为小手术觉得无所谓而没有挑选医生,随便挂号随便轮到一个医生就选择了他。
  • 38 的拔除过程比较漫长,并不痛苦;28 则是大概两分钟就搞定了。
  • 术后选择吃消炎药(因为觉得输液太麻烦了,还准备去公司上班的),吃了大概三天的阿莫西林(我也不知道为啥没有选择甲硝锉)。
  • 术后当天觉得左侧舌头被一个尖锐物刺激,一开始以为是 37 的牙冠尖锐刺激到,后来实在受不了了第二天去口腔医院复查,值班医生说你这个牙槽骨出来了。哦顺带说一句这个医生是主任医生。她说 L 医生已经帮你搞过了我再帮你搞又不太好吧,不过还是给我打了一点麻药磨了一下这个骨尖,不然晚上睡觉都睡不着,口水都不敢吞咽,吞咽动作会带动舌头被骨尖刺到,疼痛难忍,前一天晚上垫了个湿巾才勉强睡着。
  • 磨过骨尖后第三天似乎又长出来了,无奈只好去医院找 L 医生,丫一脸不耐烦好像全部都是我的错一样说你忍一忍其实就长好了,我忍你 MB 啊那么痛根本忍不了的。于是拆线,调磨牙槽骨,重新缝合。
  • 大概过了一周去拆线,长得差不多了,这时候整个牙齿都会隐隐酸痛,但不是那种牙髓炎或者冠周炎那种疼痛,吃饭或者睡觉的时候不觉得,只有没事的时候会酸痛。
  • 大概又是两周后牙龈愈合得很好,只是骨尖还留在外面。于是换了一个医院又重新磨掉了骨尖,医生担心骨尖太高了粘膜爬不上去。磨骨后又缝合了一次,导致我现在对缝合真的是又恨又怕,不方便不说,还要去多一次医院拆线。
  • 缝合的第二天漱口的时候发现脱线了。同时感觉到左下舌根有异物感,开始以为是脱落的缝合线在舌根卡住,于是又去医院检查。实习医生小哥真的水平不行,开口就说你这个溃疡灶挺大啊,我说这不是溃疡灶,是突起的牙槽骨骨尖,重点看看脱线了有没有影响就行。他和另外一个医生翻了半天说没看到线头,那咱们就姑且认为没有影响吧。
  • 大概过了两三周,骨尖软化了,去医院复查的时候医生用个棉签给我把最外层的骨尖一抹就脱落了。于是这个折磨了我将近一个月的骨尖终于再见了。之后就是牙龈迅速爬上牙槽骨和愈合,外面也就长好了。只是全牙的隐隐的酸痛还存在。
  • 12 月底我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个事情于是去口腔医院的总部决定做个牙周治疗,也是一直需要做的,也就是龈上洁治术和根面平整术(小时候不爱护牙齿就是这么惨)。跟医生说完主诉后,医生表示你的牙龈退缩是存在,但是还没有到严重到牙齿松动。我顺带说了全牙酸痛的问题,医生说你这个牙齿外面看着都挺好的,我觉得你可能需要看心理医生。得到这种回答我也就懒得跟她继续说了,于是验血,拍牙片,做术前准备。牙片拍出来后医生一看,原来的 38 位置,也就是 37 的边上,确实有一个残留的不知道是碎骨片还是碎牙片的东西。到现在我都坚信这东西的刺激引起了口腔的一些变化。而且这货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没有任何吸收的迹象。哦对了这个东西我觉得一定要 fuck 那个 L 医生,他信誓旦旦地说已经把牙槽窝给冲洗干净了才搔刮缝合的(其实鬼知道他有没有搔刮)。嗯这个牙周粘膜科的医生看了这个东西之后也不做声了,可能也觉得跟酸痛有关吧。之后就是做完了龈上洁治术和根面平整术,牙周情况得到了极大改善,同时还被医生发现了 46 的龋齿和 26 的疑似龋齿,给我保留了病历要我找时间去牙体牙髓科补一下。
  • 就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舌根的异物感一直存在,在 10 月中甚至开始了咽喉部的肿痛,期间看过四家医院,分别是长沙的八医院,长沙的湘雅附一,北京的朝阳医院和北京的同仁医院,医生都表示你这只是普通的咽喉炎,不过我对此一直存有疑问。例如为什么只有左侧咽侧索肿大,并且疼痛是偶发的,不影响呼吸不影响吞咽,跟咽喉炎区别好像还挺大,最主要的是按照咽喉炎的治疗方法治疗完全没有效果。近期疼痛的频率还增加了。舌根的话,医生都表示你这只是淋巴组织,很多人都有,如果受不了可以做一个消融术。然而消融术即使做了,找不到原因的话淋巴组织也是会卷土重来的啊!期间一度怀疑是癌症 = = 还挺不开心的。
  • 上个月觉得要给牙齿的酸痛做个了断,于是又去了口腔医院的颌面外科。重新补了个牙片发现那个碎片没有任何吸收的迹象(如果是碎牙槽骨应该会随着牙槽骨的活动挤出牙龈,如果是残留压根则容易造成感染引起疼痛,但是这两项都没有),也不确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开始坚持说没有问题的医生这时候也说那你如果实在是想就切开取出来吧,我是觉得你都长好了没有必要。我想了想也觉得短时间内不想再受一次折磨,于是也同意了观察一段时间。哦对了这个医生否认这个碎片会造成舌根淋巴组织的增生,以及牙的酸痛。
  • 这几天又有了酸痛的感觉,准备去私立的口腔医院检查一下,顺便看看这个东西到底会不会造成口腔的各种影响。另外今天觉得 48 也开始疼了,考虑要把 18 和 48 都拔除了。看了看之前的牙片,有点害怕 48 把 47 给顶坏,还需要一起拍个牙片看看具体情况。要是真顶坏了那我册那真的要 fuck 了……

这就是大半年口腔变化的历程,经历了不少痛苦,也非常后悔去年那样随意地拔除了智齿。如果当时去北大口腔医院可能现在就不是这种痛苦的结局了。不知道还要多少时间才能修复。

现在大概是列了这么一个单子:

  • 要去检查牙齿的状况,为什么会酸痛,为什么会有根尖炎的错觉。
  • 确认 47 有没有被该死的 48 顶坏或者导致龋坏。
  • 26,46 的龋齿需要修补。
  • 18,48 的支持需要拔除。
  • 左侧咽侧索至今肿大,左侧舌扁桃体的淋巴组织有增生,左侧咽喉部有个白点疑似扁桃体结石,触痛。
  • 37 边上留的碎片是不是要切开取出。

我其实还真的蛮希望只要把 37 的那个鬼东西取出来整个口腔就恢复了的。

其实从这么个事情也看出来,中国的医疗质量有多么的可怕。学医的都是些二流三流学校的人,成绩不怎么样的人去学医,最后学出来也不知道怎么毕业的就去了医院做医生。说真的要不是老夫晕针不敢切肉没办法学医……老夫要学医了完爆这帮弱鸡好吗!

另外还有,医疗资源真的好可怕。长沙完全比不上北京。别说什么湘雅了,湘雅去看个小病真不一定比社区医院好,医生会因为觉得无所谓是小事而并不上心。不过也因此能看出来医疗分级制度的重要性,真的需要推行。

必须完爆这帮弱鸡。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