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我是一个没心没肺的杭州女孩。我的男友是个定期自省的意大利男孩。 刚认识的时候,我问他:据说意大利北方的男人和南方的男人属于不同的物种。他答:我是撒丁岛上的。我们才是独立的物种。 我查了一些撒丁岛的资料,得出结论:撒丁岛是母系社会。于是我说:我要当家作主。他答:你得先去撒丁岛和我妈...

Se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