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蓝雀至今也能依稀回想起与白且再会的那天。 在她开始厌烦一天天围在机器之中,听这早已不属于他们的城市,在一帮子自以为是的残次品蹂躏下残喘。她受够了,却从未想过抵抗。 因为,连活下来,都是一种奢侈。          “呵,小姐,介意请你老师移步到此吗?”蓝雀扫视了一下说话的白衣青...

Se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