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结束三个月,洗澡时又听到《火车》

我真想狠狠大哭一场。

我是从来不说后悔的人,说了没用。我也是不说怀念过去的人,爱怀旧的人矫情,不可靠。甚至当别人问起年龄,我也嘴硬直接报出今年的数字,假装不在乎年不年轻。毕竟和别人一样,就不酷了。

刚刚洗澡时又听到这歌现场版,真绷不住了。

电视里播乐夏时,我好像同时进行着两条时间线,电视里是10多年前,电视前是现在。有一段时间很恍惚,好像坐上了回到过去的班车,在里面低头,都是脏脏的匡威鞋。但电视上马东的脸和鲜艳的塑料打光又把我拉回现实。我听到livehouse里的小姑娘热情地谈论着刺猬的最近行程,好像坐着时光机在2008年,又看到刺猬的微博接上互联网热门品牌的广告,嗯,是2019年没错。

这个时代太奇怪了,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喜欢,应不应该重新喜欢,重新喜欢的还是不是那个刺猬,刺猬的现在又是不是现在的刺猬。我就想,如果我是一个从来没听过的刺猬的人该多好啊,这样就可以迎接一个全新的狂热,而不是陷入反复的时光穿梭中。

我连头都没吹就开始写日志了,我不管,我现在是2008年的我,我可以穿得乱七八糟,我可以穷得兜里只有几块钱,我可以画一点不适合我的烟熏妆,那我当然可以不吹头睡觉了,明天起来头痛不痛,就不是现在的我要管的事了。

刺猬是我的青春啊,我终于这么说。未来的我羞于承认喜欢综艺炒cp歌手,可现在的我不管,我就要说,刺猬是我的青春啊,刺猬的歌又绝望又向上,是我在QQ空间里的背景音乐。刺猬的鼓点是还剩3秒绿灯时跑过马路的脚步声,是看完live最后一班地铁回家的急促心跳声。

虽然我才20岁,我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心口酸胀而苦楚,权当没睡好觉吧,被子一蒙什么事儿都没有了是吧,对了,还得彻夜开着Metallica

我实在太想哭了,不是为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哭,只是想起粗糙邋遢糊里糊涂的年轻时光想哭。而只是为了回忆起过去而哭这件事太丧了,明天会没有动力活下去的。青春的我当然没什么好的,可我就是怀念它。我允许我自己在写这篇日志的时候怀念一下下,一会儿就不行了。因为一旦开始凝视过去,日子就没法儿过了。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