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被吃掉的人


长大成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你懂吗?

「是沿路一直在吃屎的感觉」


每一次我都想承认,我不是天才,才艺里仅仅也是入门却难以精通,丢在人类里,既不是美得出挑的,也不是丑的瞩目的,连谈恋爱也总是后知后觉。就像是在夜里每次想抽烟的时候,才发现烟壳只剩一根烟了,那样倒霉的人。

如果谈恋爱也是这样就好了,像烟瘾毒发的人,至少会像我现在这样,陷入抉择,要嘛,走非常远的路,去找便利店,要嘛,好好寻思哪一刻才是最值得,享用解药的时刻,瞧,其实还有无数人选择,抽着烟边上街去找便利店。


「我是爱你的,哪怕你说我们根本行不通,我也想给你挖条道,问你,究竟是哪里行不通了?」


工作室在傍晚只留下一盏昏暗的灯,我躺在躺椅上,又翻来覆去,慢慢蜷缩在这张小躺椅上,侧着身看着我对面的男人,手里拿着记录本,手上的笔不断敲打着记录本,白色的衬衫,黑细框银边眼镜,手指剪的干净,上唇与下唇一样薄,据说这是薄情寡义之人的面相。

“今天过得怎么样?”

“很明显,我过得不好阿,老林。”

我甩下脚上新买的高跟鞋,我的一只脚后跟被磨破了一层皮,被我粗鲁的撕成一大片伤口后,又穿着走到了这里,鞋子内侧被我的血染红,怵目惊心。

他把手里的记录本搁在他坐的位置上,走出房间,一只手又提着医药箱回来,另一只手则是拎着酒,他蹲在我脚边,拿起酒精棉签消毒,手法不轻也不重,我一点反应都没有,相比受伤流血,我心里的窟窿,更严重。

林景:“确实,看来今天是不怎么样。”

我笑了笑,手想去够着酒,却被他拍了回来。

林景:“急什么?伤口都没处理好。”

“这也算在心理咨询里吗?你还负责外科?”

他抬起头,看向我,像是被我的揶揄逗乐了。

林景:“这样的外伤放着不管也会痊愈,可是心,会记得这份痛感,在某一天突然出现,报复你那时的漠不关心,这样也没关系吗?让心记住。”

“好好照顾了,就会忘记疼痛了吗?”

他的手缠着一圈又一圈纱布,到最后贴上胶带,固定好,抬起头看着我。

林景:“不会,可心也会记得,这伤口已经,被好好安抚过了。”

林景:“我也是个医生吧?那么伤口,就交给我。”


我喝了酒,在躺椅上昏昏入睡。

林景看着窗户,又拉上窗帘,拿起高跟鞋,轻轻的关上门,关上走廊灯,在月光照耀下看清手里那双有血红色的高跟鞋,摇了摇晃,丢进垃圾桶。

林景:“不适合,你逞强又有什么用呢?”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