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遇的教学评估

从今天开始我的大学即将面临老师口中十年一遇的教学评估,大家的神经都绷紧了起来,老师和辅导员们千叮咛万嘱咐,告诉我们各种各样的禁忌与规则,学校里充满了一种迎战的感觉,校门口也停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车辆,承载着远方的客人莅临这老旧的大学校园。杂乱的教室不可以,清洁工开始更加勤奋地工作;乱接的网线不允许,室友们开始奋力地拆卸;迟到的同学不喜欢,所有人开始及时地抵达教室。我们是真的讨厌啊!这些东西与我们的曾经格格不入,是背离过去。我想我们都并不习惯这样的改变,是啊,两年多了,什么都变了,我们都再也不是当初的初中生高中生了,而是在大学本科教育下长大的大学生了。然而长久以来我还是不知道大学到底该是个什么样子呢?其实我想我只是不清楚大学生该是什么样子罢了。十年一遇的教学评估,在我心里,我想的是我也不是第一次应对这种情况,从出生开始,我们就不断面临着别人的检查,别人建立了所谓的标准要我们来遵守,有时候想想真是可笑,可是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实在是难以恶语相向,我想我的心里是怨的,我并不是个怨妇,我只是不解,可是也没有人帮我解答。有时候我想这说到底也是一个态度的问题,态度这个问题谈了很久,不知道多少人说过,可是我还是不懂。韩国前总统朴景惠曾经在一次机场过海关时因为恐怖主义的威胁要进行搜身检查,她没有利用总统的权力摆架子而是说:如果这是规则,我会遵守。我想也许这又是一种选择,人生总是在选择。我总是不知所措。从某种角度来说,我是不是麻木不仁呢?算了,这些暂且不论,从小到大的应付检查还少么?小时候贪玩父母来看便装出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子,现在想来真是可笑,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从中国人的出生便开始了么?我们总是愤慨那些官员富人们道貌岸然的样子,其实我想如果是我做了高官富商,我的亲戚朋友父母姐妹他们又会对我有什么样的看法呢?想想真是奇妙,我的家族暂且称其为一个默默无闻的中产阶级普通人家吧!我想寻常的想法一定是要我关照了,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了,如果家里有人的话,我也是愿意省下一些拼搏的力气了吧!想了这么多,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要紧的教学评估,我不禁想为什么要有这本科教学评估呢?凡事我总是追求一个因果确实我是一个宿命论者,也是因果的信徒。凡是一个活动其背后暂且不论掩藏着什么大人的想法阴谋,我们这些三斗小民自然也是没有那个眼界,没有摆到明面上的阴谋丑事我们看不见,但是确实是有目的的罢了。他们心目中的本科大学是什么?我们现实的大学又是什么样子呢?有的时候我想对我自己说你过分了啊,把追求享乐当成了人生,这又是什么人生呢?我总是习惯于水到渠成的东西,如果说努力得不到回报我会沮丧,大多数人也是如此,很少人能做到锲而不舍。亚里士多德说优秀是一种习惯。如果只是指优秀这样一种品格的话确实优秀应该是一种习惯,如果论事的话优秀就是好多习惯。你问我喜欢你什么,我想你应该是一个优秀的孩子,你有好多好习惯也许比我好好多呢。本科教育教出来的大学生是不是中国的未来呢?我想是的。好多人看重钱总是说知识无用有钱就行,也许在凡俗小村尚可但论一国世界却要拿实力来说话,世界上很多国家并不缺钱但是没什么卵用,还是要被美国爸爸制裁。知识带来的是认识上的差距,了解与否就是这么简单。可是现在我们上课被禁止玩手机按时上课就让不少人感到拘束这难道还不能让我们警觉吗?我们已经变成了曾经最讨厌的模样,我们是学生,我们的工作是学习,我们在学习什么呢?很久以前我就听过一个段子,大学生上课聊天,下课发了一个消息,下课了不聊了,现在这是我们的样子。这些人组织一个十年一遇的教学评估,其实不仅仅代表了一种传统,也惊醒了我,我不该是这副模样。我们来到大学难道说真的真是为了初高中老师口中的轻松自在没人管吗?现在回想起初高中却感觉实在是充实也许知识早就已经淡忘了,但是记忆里确实有我拼搏的样子,我曾经为之努力的目标不应该就这样凋零。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