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同人意识流】【蝉鸣将散】【天地】

【天地——爱德华篇】

Part.1

萨拉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去做偷药这种事情——以前抓到这种人总会打个半死,而现在,她却要干这一行了。虽然这种事不常有就是了。

“但愿你平安无事。”手握住从那个孩子衣服上取下的一个装饰性的纽扣,这是她以前学来的——贴身带着别人身上的纽扣,就能保那人周全。萨拉想起过去总是死缠烂打地从出任务的朋友身上拽下一个纽扣的自己,拍了拍脑袋,“现在可不是你伤感的时候。”

‘取’回药推开家门,坐在床边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冲她一笑:“回来啦。”

“看海伦!你要的东西我都拿回来了。”

将手里的东西放到离女人咫尺旁的小桌上,伸手去抹床上人的额头:“看来已经好多了啊。”

“是啊。托尚神大人的福。”唤作海伦的女人双手合十,眉宇间透着真诚。萨拉见状也合十双手,默念了句:“又来了。”听到海伦手臂蹭过衣料的声音,才故意慢慢放下手。

这次的病人是一个变种人小女孩,受了很严重的伤,她记得自己背这孩子回来时,身上沾上的血,还让海伦误以为她也受伤了。

海伦说这孩子是电敏感型变种人,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的,可是萨拉从不怀疑海伦的判断。嘛,抛开个人想法,客观上来讲,她可是进化的一族啊。

电敏感啊,是可以读脑波吗?

这样一来,和曜日真像呢。

Part.2

米娅醒过来时,陌生的环境着实吓了她一跳。

“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坐在床边的女人轻轻的握着她的手,米娅下意识挣扎了两下,向后缩了缩手。

女人见状笑着抬手拿过小桌上的杯子递给她,在女孩犹豫后接过时,温柔地摸了下她的头。

“我是萨拉爱德华,这位是海伦爱德华。”站在一旁的萨拉明显受不了两个人直接的气氛,直接开门见山向米娅介绍起现在的情况,“我们把你带回来已经五天了。你是要去哪里吗?”萨拉边问边把头压在海伦肩膀上,这也方便她再次观察下这个女孩,看到她衣领上别着的五色荆条徽章(这孩子的衣服是海伦洗的,这使萨拉前几天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徽章),皱了下眉,“联合军?”

“请问,你认识夏克,对吗?”

“呵,何止是认识,怎么我也算是他手底下的兵啊。”

萨拉站起身,张张口要说什么,却又把话咽了下去,低头看了看海伦,那人海蓝色的双眼还像一样的平静。舒心的上扬了嘴角,说:“而且,他欠我一条人命啊。”

Part.3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一大早就被萨拉那破锣嗓子吵醒的海伦,这一回,好好的听了听她在唱什么。

“萨拉?”突然拍了一下坐在椅子上写着什么的女孩,对方却完全没有被吓到,“你这首歌可是从你来一直唱到现在啊。很流行嘛?在你们那里。”

“唉……这在我们那里……是小孩子儿歌!”

“那你怎么老唱啊?”

“还不都是因为有个那个老不死的说我唱儿歌都跑调!你说我跑调嘛!跑调嘛!”

“我又没听过,怎么可能知道。”

“嘛也是。你这个从天上下来的,带着仙气的家伙,怎么可能听过我们这些卑劣种族的儿歌啊。”

“说好不许因为我是亚人就调侃我的。”

“反正,你也不会生气啊—”

海伦从来不觉得亚人这个称呼有什么,她觉得亚人,比阿萨好听。因为亚人,也是人啊。

作为被从亚人社会放逐的人,海伦没有记恨任何人。

“因为,我和大家意见不合啊。”萨拉问起的时候她这样回答的。而她心里想的也是如此。

萨拉是个聪明人,她能捕捉到人眼里最不易被发觉的那一丝狡猾——嘴上的说辞与心里的反差。但是海伦,她看不到。海伦的眼睛就像胡水那样平静,但不是死水,是暗泉涌出的,清澈见底的湖水——就算是涟漪,也干净,自然。

“海伦啊,我觉得你很厉害。”

“嗯?”

“你对待生啊,死啊。都是那么平静。然而我可以感受到你的喜悦,可以感受到你的悲伤。我却从来没有见你大哭小叫过。”

“消失与存在,都是尚大人的安排。我又为何要去记恨什么呢。”

萨拉曾经想过,问问海伦,既然生与死是尚神安排的,她们有为什么都选择了去做医生——这个毫无意义的职业。

你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这是我对生命的尊重,与尚神无关吧。”萨拉是这样想的。

海伦唯一挂念的,便是在天空之上,那与她同姓的人了。“不知道,您还是否安好。”萨拉总是听到她这样说。

记得第一次见到海伦,是昏迷醒来之后,看着她坐在床边,说:“真巧啊,我也姓爱德华呢。”而她手上,握着她在联合军的出入证。

Part.4

萨拉在米娅的晚饭里下了点安眠药,海伦是知道的。

而萨拉拿着匕首对着那孩子的心脏时,海伦就靠在门那里。一声不吭,一下不动。

房间里能听到米娅平稳的呼吸声,和萨拉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

“夏曜日,死刑。”夏克在那一天做出的决定至今还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那一次的任务,明明在他们出发前还能笑着说“你唱儿歌都跑调啊”。确是在那之前,就被计划好的一场,无法全员平安回来的陷阱——如果不是曜日使用力量,小队的狙击手就不会回来。

萨拉理解夏克想除掉罗阻,如果仅仅是这样她不会有任何怨言。可是,可是,从一开始,夏克就知道罗阻不会有事。因为从一开始,这个陷阱,就是给夏曜日的。只为了证明,她是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传说中的“恶魔”。

萨拉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原谅他们了,因为,这一切都是必须的。异端是不可以存在在讨伐异端的队伍中的。

“可是。可是,夏克,你怎么解释这个孩子啊!”如果米娅不属于联合军。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外面下着暴雨,海伦静静的开着那把颤抖的匕首缓缓向下,闪电闪过的瞬间,海伦能看到萨拉脸上的汗珠。

那么萨拉。你的选择,又是什么呢。

Part.5

“啊,看来我们联合军还真是给您添了不少麻烦啊。”

海伦一手放在正枕着她腿睡得正香的萨拉头上,不时撩开落在在脸庞的发丝。

“哪里。那个孩子没事就好。”

“唉,照顾伤员还有收留逃兵,等战争结束后,这些对于您来说可是免死金牌啊。”迈克站起身,挠了挠头,“我们迟早会迎来胜利的。”

“逃兵嘛?我可不觉得。”海伦摸了摸萨拉的头,“担心自己也会被信任的人背叛,因为这样离开,这在你们眼里算是逃兵吗?”海伦的眼神十分平静,语气也不过是涟漪。

“嘛,毕竟老大也没有追究,应该也不算了。曜日的死,也的确造成了一点影响。”迈克看了看在院子里擦枪的罗阻——他怎么也不想进来打个招呼。

“真是的。明明是自己的老朋友,却不愿意说句话呢。”抱怨了一声,向海伦行了个脱帽礼,“那海伦爱德华小姐,我们先告辞了。”

海伦拢了拢耳边的碎发,轻轻的对萨拉说:“他们走了哦。”

“那个小姑娘被接走了?”

“接走啦。”

萨拉挪了挪位置说:“海伦啊,你说怎么能像你一样啊。”

“你没有必要。像我一样啊。”

“你就是因为这样,才没有阻止我吧。”

海伦笑了笑,没有回答。

刚才迈克所说的那个与她同姓的亚人,就是她曾经的监护人,曼德斯爱德华。

“海伦?”感觉到了什么,萨拉正过侧趴在海伦腿上的头。

刚好又一滴眼泪落到她脸上。

“没事。”

语气的平静的,就想无人问津的湖水。

【蝉鸣将散。爱德华篇完】

【海伦是我心中的圣母形象,原形是《简爱》里的海伦彭斯。算是我对圣母角色的理解吧。在我眼里的圣母,不是什么人都会去救啊,没有戒备心,而是平静,对于所有的事物都有种与我无关又报以真诚祝福的感觉。不过,海伦爱德华这个角色的诞生,要感谢茶酒啊。。毕竟算是因为他才有的这个角色,嘛。。尽管是个不算怎么快乐的回忆吧。。。不过怎么说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个闺女,虽然关于她之前的故事只有茶酒一个人知道【虽然差一点他也不知道了吧【手动黄豆再见】】不过果然还是想写一写呢!】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