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同人意识流】【蝉鸣将散】【神的奇迹】

【注:蝉鸣将散是将我写的几位原创角色联系在一起的一个世界,就是一路看下来的大家会看到很多“老朋友”因为十月过后就没有什么大块的时间了,所以想把这些孩子的故事写一写,角色大多是妹子,你要说苏也成,你要说罗阻开后宫也成,反正对于我来说他们是我的孩子,我想给他们一个答案,也想把这些故事写完,也想让他们聚在一起。最重要的是,想给支撑我走过最黑暗的那一学期的罗阻,一份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礼物。

愿你们,在另一个世界安好】

【神的奇迹——夏曜日篇】

Part.1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特有的味道——那是充斥着不安,宁静,与死亡气息的,来自记忆深处的恐惧。

夏曜日看着眼前的人走来走去,有些她能叫出名字,而有一些人,她未从谋面。

重症监护室与观察室直接只有一扇玻璃。她就靠在玻璃门上,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她在数那上面的图腾,究竟有多少只动物。

后背所依靠的物体透着丝丝凉意,这是她能感觉到的最真实的物体。真实的可怕。那扇玻璃就存在于她的感官之中,夏曜日将自然垂下的手紧贴玻璃,冰冷的触感顺着什么留到了早已停止了的心脏,又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到了快忘记工作的大脑。

果然只有玻璃吗。这样对自己说着,却已经没有思考的权利。

闭上干涩的双眼,尽量使那些嘈杂的人声不在经过自己的耳膜,依着玻璃门后传来有节奏,却又随时可能在下一瞬间变成长鸣的“滴滴”声,去感受睡着里面那个人的心跳。

罗阻。罗阻。你听得到的吧。

Part.2

人群中的老朋友总让夏曜日有意无意地想起那时候的回忆。有些激进派总喜欢在不分场合地宣扬自己那套人类至上论,虽然她每次都想问,如果真的是他们说的这样,那他们又在干什么呢。

记得那些人里曾有这样的理论穿出来:“人类必须依靠人类社会存活,不然就与动物一样了

。”

小队长总是笑笑,然后指了指坐在一旁,或者吃什么,或者看什么的她说:“那曜日不就是怪物了。”

当时间停止后她曾细想过这句话,确实。如此说来,从出生到十四岁只见过父母双亲的夏曜日,就是个怪物。

夏曜日是住在深山里的。那里就是一片世外桃源。甘甜的泉水,四季都能看到的,结着香甜果实的果树。父母过世前嘱咐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去。”

然而她的父母却不知道,在他们说出这句话前,曜日的脑子里并没有“外面”这个概念。她每天就是到处玩,对于知识,对于感情没有什么特别的追求。

有了“外面”这个概念,她曾想过要出去看看——反正没有人管着她了。对于父母,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她好像在出生前就被告知总有一天对一人生存似的,每天对着爸妈的坟墓说上一句“安好”也是因为在书上看到,出于新奇。说不定哪天就腻了吧。

夏曜日记得自己是在父母过世后开始翻阅地下的书。双亲什么都只交了个大概,只有查字典她学得透彻,倒也派上了用处。

“果然还是待在家里最好了。”她是这样想的。

如果,那一天,她打的再准一点的话,她或许一辈子都这么想了。

“枪法不错。可惜枪差了点。”夏曜日觉得,罗阻的冷静是一种害怕。因为他只要有胜算,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胜算,这家伙就会狂的不得了。比如。直接把自己的狙击枪递给她什么的。

两个同岁的孩子就在地下室里泡了一季,等夏曜日想起来父母说过不许让外人住在家里时,罗阻上山时还蝉声悠远的小道,已经可以捡到死去的夏婵了。

罗阻去过那些她只能在书上看到的地方,知道书上写的故事哪些已经过去,哪些只是幻想。

当人类没有尝过土豆牛肉时,他们觉得烤土豆或者炖牛肉很好吃。当他们无意间将俩种食物结合到一起,他们单吃几天的烤土豆就会腻,就会去想和牛肉炖在一起的味道。

所以啊,好奇心这种东西,本来是不应该存在在夏曜日的脑海中的。

“谢谢你,让我变得像个人了。”可惜这她永远不会说出来。

因为那个家伙,根本不稀罕被人感谢啊。

Part.3

这个人已经在走廊里站了一天了。夏曜日就靠在走廊的墙上陪着他。以便在在他跳楼的时候,能够跟着他一起跳下去,看这个人摔成粉碎。

当然,这些只能靠想象。

要说夏曜日对于罗夏是讨厌,称不上。顶多就是烦吧。怎么说呢,没有这个人她也就不在了,称不上救命恩人,也算欠了个人情。

踱步的人终于停了下来,拳头朝着她的肩膀挥过来。走廊里异常的安静,与墙面相撞的声音虽然闷,却又充斥了整个空间。

值班的护士不满的探出头想要提醒,却在罗夏转头的一瞬间缩回了办公室。她可还想继续留在这里。

罗夏只是保持这个姿势抵着墙,这么几天来一直的苦闷似乎全在这一拳当中了。

只是消散不了罢了。

夏曜日没有动。一直都没有挪动一下身体。

“明明以前还会下意识的躲一下。”看着穿透自己肩膀与墙壁相撞的那只手,独自自语起来。可惜没有人听得到。

唯一能听到的人,现在也装听不见了。

“所以说,是欠了个鬼情吧。”她苦笑了一声,抬起被“穿透”的胳膊,午后尚的光影,也穿透了身体,照耀在地板上。

Part.4

她之所以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一是神恩,二是力量。

不同于变种人,在正常人类中也有人拥有力量,同时他们也是唯一能够知道这个世界真相的人。在“统治者”那里,他们被称作是“贤者”。

可惜“统治者”的玩偶们并不这么想,那些人觉得他们是异类,是比变种人和亚人还有可怕的存在,因为他们完全不具有科学性。

夏曜日扶着那扇玻璃,作为幽灵,这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可以穿透的物质。这对于她来说,就是死亡。

在毒气室的两天,周围行走的是在几天前还谈笑的战友,而下达命令的,是她的上司。

仅仅是因为,她是被他们认定不应该存在的存在。

透明玻璃的毒气室,自己选择的,两天的死亡时间。她跌坐在那里,除了力量,什么都没有力气做了。

“罗阻?”后背抵着的玻璃传来什么温度,力量传到那个人的脑海里,在得到肯定的答复时,突然有了“不想死。”的概念。

没有力量在站起身了,艰难的抬起一只手,手心付到玻璃上。想尽可能的往上抬却怎么也做不到了——她所以的力气都用到在氧气稀薄的空气中,残喘了。

隔着玻璃感觉到了什么温度,传达到他脑海的是一声冷笑。

“你怎么了?”

“罗家小少爷居然为了什么人,学会向下走了。我是不是应该觉得很幸运。”夏曜日第一次感谢一直觉得无用的力量,至少不用开口了啊。

“罗阻。”你一个人,好好活下去啊。

就算,从今天开始,这些真相要你一个人承担。

“怎么了?”

“啊,没事。就是觉得。罗阻。真好听呢。”就算我不说,你也能够坚持下去吧。

少年看着玻璃对面的手渐渐向下划去,留下一片污渍。密封的玻璃罩开始向下降,少女的尸体最终靠在他腿上。

“晚安。夏曜日。”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说晚安。

也是最后一次。

罗阻从小到大的习惯——晚安,是对死人说的。

Part.5

神明大人啊,他不是你们很喜欢的一个玩偶嘛。他不是除了我们之外,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玩偶嘛。

你们玩够了对吧。

但是,神明大人啊。看在他坚持了这么久的份上,救救我吧。

救救我与这个世界,唯一的桥梁吧。

夏曜日开始胡思乱想了,虽然作为幽灵的她早就失去了思考的资格。

然而她所说的神明确是存在的。不是亚人。而是真正的神。

这一切,不过是这些神的一个沙盘游戏。而他们,只不过是神的一个小小的玩偶。他们就像参观动物园似的,成天看着这些玩偶在这个有边界的沙盘里游戏。为了能够与玩偶有一些互动,他们创造了“贤者”。

如果不是我的话,他就不会被卷进去了吧。小幽灵又靠在了玻璃上,她这样想着,却忘记要用惭愧的语气了。

“别担心了。”突然传出的声音吓了她一下,睁开眼睛,罗阻的老师就站在她面前。

“真巧啊,总算能和你说说话了。”蓝雀冲她笑笑,继续道,“放轻松点~我们,是同类呢。”

奇迹是存在的。

只要他们愿意。

神愿意。

只是神,脑子不太好,总是忘了自己定好的奇迹所发生的时间罢了。

【蝉鸣将散,夏曜日篇完】

【嗯。。来自沙盘游戏的梗!是今年学校心理社招新时跑去摸鱼玩嗨了时候想到的。囚笼翼也有类似的梗,只是这回是当作世界观来用了。具体的设定在之后的篇章里会说清楚。顺带一提,小幽灵夏曜日就是故乡里的小幽灵,故乡与这一篇是同一个世界,故乡发生在这之后。也就是说,夏曜日就是幽灵,不是罗阻幻想出来的。】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