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同人架空致敬】落叶

嗯。。把以前最喜欢的一篇搬过来,新的话估计要等等了。。

【Day8】落叶(架空)

罗阻提着箱子站着车牌前,距离他下公交已经有十多分钟了。罗阻租的小屋是在山里,而他现在的地方离目的地还有不少路要走。乡下的土路不会像城里的柏油路那样,被太阳暴晒不会有难闻的油漆味。路两旁是成片的麦田,微风拂过金色的麦尖空气中都泛着麦香。和两年前被雪覆盖的样子完全不同呢。

“请问,是罗阻先生吗?”罗阻转回望着麦田的头,看了看来人。这一次是个留着娃娃头的小姑娘。简单的点了下头,又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箱子。

“那么我带您去房子那边吧。”小姑娘冲着他笑了一下,伸手想去接过他手里的箱子。罗阻下意识的躲了一下,说了句不必了。

山里的午后温度并没有低到哪去。阳光透过层叠的树叶洒下来,照得罗阻的意识开始涣散了。树林里小虫的叫声响彻,记得以前有人告诉过他,那不是知了,叫二梭。

罗阻一路上没说什么,那个小女孩就一边带路一边把要求告诉他。虽然他除了她叫米娅以外的信息都没有听。

罗阻的行李已经在他那个哥哥软磨硬泡之下先他来到这里了,本来他是想自己一块搬来的。

到门口从米娅那里拿来钥匙就打发她走了。房子已经在他来之前就收拾好了,把自己的书放到书架上,把写字台上的东西码齐,铺好床。罗阻打算去拜访一下老朋友。出门前在落地窗前站了一会儿,正好一只麻雀落在门前的树梢上,小爪子不小心敲下了几片叶子。混入泥土。

罗阻今天是起了个大早。虽然平时也是太阳没出来就醒了,不过这回更早一点。他桌子上的电脑一直就没有关,摊开的笔记本一直就是空白页。伸出右手去握那只放在笔记本旁边的笔,却完全感觉不到手中的重量。努力的在本子上写什么,最终也只是画出一道黑色的墨迹罢了。整个身体重重的靠在了椅背上,右臂盖在额头上。今天的右手还是什么都做不到。

不知不觉就这样睡过去了,罗阻最后是被什么的东西砸在玻璃上的声音惊醒的。山里起风了,就算是夏天,也会是落叶纷飞的景象。不,夏天的落叶,更执着一些。不像秋叶那般拖泥带水。

来这里把自己那本枪支方面的书写完是罗阻自己的想法。做完手术的第二周他就把自己的行李打包好了。无论是朋友还是自己家的那位大哥怎么劝,他都没有动摇。来乡下静一静是他身边的人想法,但是不是这里。

这里离他两年前陪蓝雀做一项秘密研究的地方不远。就隔着几条小路罢了。不过他们来的时候是在冬天罢了。

罗阻现在还能听到蓝雀说,如果是夏天就好了。只不过她没等到罢了。他就走了一个月,回来人就不对劲了。没两天,“病人”就不在了。

罗阻倒是没有什么自责,至少表面上看上去是这样的。估计他们开始死活不同意他来这里的原因就是怕他也不对劲的走了吧。罗阻记得自己是冷笑了两声。他确实不怕死,但不代表他不畏惧死亡。

山里又起风了。这回大风整整刮了一个星期。

罗阻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天对着电脑完善,修改自己的存稿,一直,一直。等到风停了,米娅来送一些信件和他要的东西时,罗阻才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不自觉的抽搐了。无意的撇了眼左下角的字数,他发现自己早就超出了医生所叮嘱的字数范围了。想要快点康复也不可以这样欺负自己啊,如果那群家伙在的话,一定会这样说他的吧。

绿色的落叶有多了点,罗阻看看窗外这样想到。

那年的冬天,蓝雀总会说如果到了夏天多好,不过就没办法生炉火了。如果这时候罗阻因为擦枪只回她一句哦的话,那位偶尔玩心大起的机械师就会突然把灯关上,然后看着自己的学生被吓的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的样子咯咯的笑上一会儿。

就算罗阻不愿承认,他也依然觉得这里不止他一个人。

在这里住了大约两个月,那个小姑娘突然带着哥哥来访,说山里拉网线了,他们接到消息说,就算是罗阻不同意,也必须按上。

青年叹了口气,还是请他们进来了。

罗阻出于再不联系估计会被骂死的考虑看了眼邮箱,结果发现短短两个月,他的邮箱就像炸了一样。罗夏更是发信频率高达三天一封,还不包括他自己设定的不足二百子拦截的邮件。

不过还是夏克靠谱,帮他打发了所有想过来看看的人。罗夏嘛,罗阻说过的事,他那个大哥是一定办到的。

不过还有几封让罗阻感兴趣的就是,有人和他联系关于他那本书的出版问题了。还有学校给他发邮件希望能够请他来学校教授课程,虽然以有一些琐事在身的理由开脱了,几天后他还是受到了正式邀请的信件。

“你都闲的要死了,还是什么琐事啊。”罗阻觉得是自己幻听了,不过他确实觉得蓝雀就扶着他椅子背抬头看着天花板。

低头看了看自己脚边的箱子,他的枪一定还静静地躺在里面。虽然每天都有擦拭,但估计也要“生锈了”

下意识的按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又打开电脑。

“手的话,其实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吧。”那声音又想起来了,“忙完了,就回去吧。别再来了。”

罗阻来到这里是七月初,而他书实际上在来时已经算写完了。不过他自己觉得可以了,已经是八月初的事了。而他准备回去时却又过了一月

把钥匙归还给米娅,行李和来时一样过几天会寄回家里。罗阻又提着箱子回到了那个站牌前。这回小麦的腰已经弯下点了。田地旁不知何时栽种了几棵杨树,不知是不是刚种的原因,夏末的微风吹过,也能吹落几片叶子。而路上也已经淅淅零零的有被踩的不像样子的“落叶”了。

罗阻的书已经在城市引起点风波了,有很多曾说过他一生的才华都到此为止的人,也在媒体面前矢口否认自己以前说过的话。

“这时候才回来,你小子架子可真大!”罗阻真没想到,他那位大哥已经在他来的车站前靠着车等他了。

“快开学了而已。”罗阻打开后备箱刚把手里的提箱放进去,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出来。

“你不会真要去教那群小孩儿吧!”罗夏不自觉的看了眼罗阻自然垂下来的右手。而突然那人就举起胳膊给了他一拳,右手打的。

“疼吗。”罗阻面无表情的看着罗夏的眼睛。

而罗夏张着嘴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突然笑得特别神经。

车开了,风又起了。零星的叶子飘了下来,落得那么干脆。

罗阻一直在想,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回到蓝雀一直想来的山里,为什么一定要赶在夏天。现在他似乎想明白了。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借口,找个继续走下去的借口。然后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继续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下去就可以了。

车开到一个路口,拐过去就彻底出了村落了。

而就在车子转弯后,罗阻看到,在麦田的尽头,他那位导师隆着耳边的碎发抬头看着落叶。夏天的落叶。

【谨以此篇向《起风了》的作者崛辰雄致敬。向带给我们这么棒的“他们”的海岸线致敬】

【夏天的落叶实际上是我这学期结束就打算写得了,但一直没有一个合适的时间。一直想在给在这半年里带给我感动最多的两部作品写点什么,所以开了百日。正好是夏日集嘛,今天坐在车站写课外班的额外作业时突然有了这一篇的灵感。大概就是架空的世界里发生的事情。不过我果然表达不出崛辰雄老师那种无论如何请活下去的感觉。。。好像也没有写出我想表达的那种感谢你们坚持你们的梦想的这种感觉。。。关于文风我是想保持与《起风了》一样的感觉(毕竟是致敬),不过果然还是偏回了自己道路。对于人物嘛,个人认为没有套用《起风了》里的人物特点,而是按照我的理解,尽可能写出如果生活在正常的世界里的大家。嘛。。。反正就是一篇不算太成功(虽然我本人很喜欢)的致敬吧。。。同时,这一篇献给所有努力活下去并且坚持自己的路的大家。】

Z
Published on

必须支持!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