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致中国网警

尊敬的各位工程师和软件专家:

你们,作为中国政府雇用的网络技术精英,在封锁世界各地传向中国的网络信息时,不知想过没有,后人将如何看你们现在的工作?

不妨直说吧,我的第一联想就是当年守护柏林墙的东德卫兵。当年他们的职责就是封锁人员交流,特别是防止东德公民出逃西方,倘有擅自出走者,格杀勿论。

柏林墙倒塌之后,其结果你们也知道了:除了元凶——下命令者外,当年滥杀越墙者的一些卫兵也受到了审判。当然,不难料想,他们的一致辩词是:我们只是执行上级指示开枪,作为士兵,我们别无选择。

但是,这一辩词仍然是不充分的。显然,你不是机器,而是能思考能判断的人。

对于明显的(杀害徒手平民的)罪恶,即使你不能抗拒(那邪恶的命令),你总可以开枪打不准吧?总还有其他抉择吧?……关于这一点,在冷战之后德国的法庭上,控辩双方进行了深入透彻的辩论,最后的结论指出:杀死翻墙者的那些卫兵仍是有罪的。

你们今天在信息技术上发挥才干以封锁中国之行为,不知与柏林墙卫兵有什么根本差别?当年柏林筑墙,东德与苏联还有一套为自己辩护的说词,虽然强词夺理,不值一驳,但他们毕竟还敢于把这些理由摆上台面。

今天的北京当局,虽然在一般人权问题上还用生存权优先等歪理抵挡一阵,在国家制度形态上也常以“中国特色”“亚洲价值”作挡箭牌;但是,唯有对新闻封锁,他们的理亏是如此明显(甚至最夸夸其谈的“后现代派”里的左翼也无言以对),以致他们从来就不敢公开承认,也拿不出任何理由为之辩护,只是偷偷地做,悄悄地防民之口,防民之耳。

但在宪法条文上又要装模做样,写进“言论自由”,从而成为与现实反差最大、对比最强烈、天下最引人注目的“皇帝新衣”——违宪的范本。

封锁信息是他们绝对无法自我辩护的。所以只能暗地里做,从来不敢形诸光天化日,更不敢辩解了。中国XX党完全垄断了媒体,不准任何民间的媒体出现,同时又严密封锁境外的多元新闻进入。

这是一种什么心态呢?如果你XX党有理,对自己有信心,为何不敢开放新闻,让公众在竞争性的辩论中去判断呢?你怕什么呢?你费这么多钱和人力去绝对控制舆论,控制司法,控制整个国家机器,何苦来呢?毛最喜欢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恰恰在新闻自由这点上,他从来就不敢对称操作。 来源:网络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