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司法不公将加速社会溃败

——丘岳首

11月10日下午,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太原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文军犯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被告人郭铁伟犯滥用职权罪,被告人任海波犯故意伤害罪一案,认定被告人王文军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被告人郭铁伟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缓刑三年;被告人任海波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缓刑二年。 “扭按周秀云头部,使其躺倒在地。之后,王文军用脚踩住周秀云的头发,持续约23分钟”,一条生命就在警察脚下慢慢消失,如同一只蚂蚁。 这样明显的故意伤害致死重罪,在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眼里手上,变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相比屁民掏个鸟窝十年,购百把仿真枪无期,此次警察扭断条头颈致人死命获刑5年,一样荒诞不经,更无法律底线。而诸如此类公然侮辱公众智商的“葫芦僧”判决,一次次凸显现存司法制度的结构性和大面积不公。

法律面前同命不同价值,是“特色司法”不公的最显著特色。仅仅由于官民身份的不同,怒杀强拆婚房村霸的贾敬龙就被“死刑裁定”而毒杀无辜谷开来的就免于一死,购买塑料仿真枪的学生判无期犯而私藏真枪弹药的局长(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冯志明)就只获刑判3年,砸辆运钞车、夺把警棍和不认嫖娼就被轻易击杀夺命,而扭死农妇的警官、掐死情妇的主席(汕头市原政协主席赖益成)就被轻判发落……长此以往,社会肌体的裂口将更大更长撕开,溃败将更快更不可收拾。

刀具会更热销,“射钉枪”会在更广范围使用,大规模的官民之战最终也将爆发(虽然不对称)。 复仇和清算的惨烈,将导致社会和解和平稳转型更加艰难、无望。

热观美国大选之后,国人是否回头寻思自己身处政治制度的弊病?现存这种病得不轻的体制不变革,更多的农妇、民工、贩夫走卒、复退军人甚至于现役警察本身……都可能遭遇不公司法,可能被“依法”进去或死去,在某个早上、下午或晚上夜间。

2016、11、11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