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觉醒,未必在于他认识到了自由、民主的内涵, 而在于他胆敢正视社会的真相,胆敢听从内心的召唤; 他无意去做先行者或勇士, 一个挺立而非弯曲的人,一个丰盈而非萎缩的人; 而只是要成为一个人,一个大写而非小写的人, 他的使命不在抬高人性与国家的上限,而在维护人性与国家的下限; 他的方向不是英雄,而是公民。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