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你有什么资格嘲笑美国大选?

文/弧度度

1945年,在波茨坦会议期间,斯大林得意洋洋地嘲笑时年在国内大选中败选的丘吉尔:“你领导人民打赢了战争,人民却用手中的选票罢免了你!你看我,谁敢对我说半个不字?”丘吉尔回应道:“我领导人民打仗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民有权罢免我!皿煮或许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但有一点除外:所有其他形式都已经试过很多次了!”

美国军方在伊拉克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某台记者盛气凌人地问军方发言人:“你说你们的到来是为了解放伊拉克人民,那么你怎么解释场外大批的示威者?”发言人用谦卑的态度微笑着回答道:“别忘了,那正是我们用浴血奋战为他们争取到的权利!”全场静默数秒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与尖叫……

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和英国首相艾登曾发表过一个联合声明:“我们的基本信念是:国家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存在,并非人民为了国家的利益而存在!”美国的开拓者之一托马斯.潘恩在《常识》中写道:“政府,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也仍然是一个免不了的祸害,而在最坏的情况下就会变成一种无法忍受的祸害!”

美国的社会学家帕特.莫尼汉:“如果你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看到那里的报纸上刊登的全是好消息,我敢打赌,这个国家的好人一定全都关在监狱里!”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每逢四年一届的美国总统大选,强国的媒体总会不遗余力地极尽抹黑、嘲笑之能事——这不免总让人联想到一群木有鸡鸡的小太监在嘲笑别人的性生活是如何地肮脏、下流、卑鄙,如何地不和谐、不幸福……但是,我们应该明白的是,一个拥有幸福性生活的社会肯定是正常的,而一个对性生活遮遮掩掩、欲盖弥彰——甚至因为害怕戴绿帽子而将部分男人阉割成太监的社会肯定是不正常的。

皿煮国家的领导人,从来就没有一个人夸口说过皿煮制度是最完美的,相反,他们总是异口同声地承认皿煮制度还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只有北朝鲜这样的国家才会声称自己掌握了宇宙真理,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国家,幸福指数排名世界第二。不过,在全世界95%的国家都实现了全民选举的今天,你再怎么“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又能说明什么问题?能展示神马优越性?能阻挡世界大潮吗?能螳臂当车吗?

皿煮是什么?皿煮就是让人民在摆脱动物本能、过上安定生活的基础上,享受到做人的尊严、权利和自由。简言之,皿煮与专恃之间最根本的区别就是:前者能让人活出个人样来,后者能让人活出个熊样来!看见没有,在专恃国家,许多正常的字词都变成了敏感词——亲,这就是区别啊!

无数国家都一再通过自身血腥残酷的实验证明:面对越来越恶劣的生态环境以及错综复杂的国际局势,除了实行皿煮改革、救亡图存外,人类已经别无选择。如果行为自由的人们不就如何管理自身作出最明智、最理性的选择,人类必将重回新的D乱年代,重进灾难之门……

那么,希拉里与特朗普的“丑闻”真的昭示着美国社会已经腐朽没落了吗?希拉里与特朗普之间的辩论真的令美国社会走向撕裂了吗?

一、你要明白,如果将美国总统候选人的那点陈谷子烂芝麻的“丑闻”拿到神州来,与那些动辄贪污数亿数十亿数百亿数千亿、包养成百上千的情妇、二奶、小蜜、女大学生的官员相比,简直可以忽略不计。然而美国人就是那么较真,他们就是愿意在鸡蛋里面挑脆骨——将美国未来领导人的一切瑕疵都展现在世人面前,供美国人辨别判断,难道这也是一种退步?

二、敢于将总统候选人的各种陈年糗事曝光出来接受全民检阅,不正是一个社会走向自由、文明、开放、包容、成熟的象征吗?你说是像北朝鲜那样对金三噤若寒蝉好呢,还是像美国那样有资格对自己的领导人评头论足更好?或许在美国人眼里,总统只是一份很普通的职业,绝不是揽权谋利、任性治国、说不得摸不得的”纸老虎“。

三、希拉里69岁了,特朗普70岁了,两人都差不多活完一辈子了,年轻时爆了几句粗口,或者工作中出了一些小差错,是不是很正常?再说了,侵害你个人权益的往往是公德而非私德,关键是你看谁不顺眼还可以用手中的选票将他直接选下去,又有什么不满足呢?难道都像北朝鲜的官员那样——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宝森,关键是你根本就没得选——这样你就满意了吗?

四、中国人天天骂美国,美国人也天天骂美国,骂着骂着,美国居然被骂成了全世界最高效、清廉、节能、法治的政府之一,成了全世界都争相效仿与移民的对象。中国人从来不允许任何外国媒体批评中国,更不允许自己的媒体宣传一丁点负能量,净网的结果如何?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骂总统、监督各级政府官员,是皿煮国家最重要的减压阀之一,骂的越厉害,爱的就越深,凝集力就越高!难道你喜欢一个骂几句就散架、温水煮青蛙、找不到任何破窗效应与透气屋顶的纸糊社会?

五、美国历史上的最佳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竞选之初,不仅被美国的媒体骂得狗血喷头,还遭到美国的主流精英们的集体鄙视于唾弃,美国的报刊漫画甚至将罗斯福夫人画成粗鄙不堪的”大龅牙“形象,不断攻击罗斯福将情妇直接带进白宫的丑闻……结果怎样?美国因此而倒闭散架被山巅了吗?如果罗斯福上台之后将主要精力都用在打击对手、防范不和谐声音的出现上,那么他还有更多精力带领美国人民走出经济大萧条,引领世界人民取得反法西斯的辉煌胜利,让美国成为世界公认的领袖吗?

六、美国总统候选人用一场接一场的电视辩论,向美国人民展示着未来领导人各自的施政纲领,以及对待人拳、木仓支、种族歧视、贫富分化、暴恐袭击的态度——这是一种何等光明磊落的胸怀与开明开放的胸襟啊?可是为什这些无与伦比的优越性到了太监眼里就全变成了社会撕裂的领带呢?难道真的是关起门来举双脚投赞成票、不让民众有任何知情权、一切都在暗箱操作更好?美国社会有没有被撕裂,不看过程看疗效嘛!——几千万中国精英移民美国,却没有一个移民北朝鲜,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谁优谁劣不是一目了然吗?有分歧、有争论很正常,隐瞒分歧与争论,难免就混成大清的第二个裱糊匠李鸿章了!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