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面前,请行使你枪口抬高一寸的主权

【黑暗面前,请行使你枪口抬高一寸的主权】

 1961年8月12日凌晨1点,2万多军队突然开到东西柏林边境,立刻开始了修筑柏林墙的工程。仅仅到13日凌晨,第一期工程全部完工,整个东西柏林被铁丝网全部分割,再加路障。13日中午12点37分,最后一个路口被封锁,东西柏林正式划开,隔断了东西柏林及西柏林与东德其它地区的交通,使同胞的来往受阻,违背天理人情,同德意志民族要求统一的愿望背道而弛,成为20世纪象征共产主义丑恶的重要标志。 

  自柏林墙建成,形形色色的“人们”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跳”到西柏林——有趁着夜黑风高从易北河游过去的,有从下水道的屎尿中爬过去的,有冒生命危险挖地道过去的,有干脆直接冲过去的,当然更多的是通过假证件从关卡穿行。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像舒曼这样幸运:18岁的费希特强行闯关时被当场开枪打死,25岁的杜利克在潜游时遭到机枪追击,慌乱中淹死。据统计,柏林墙有100多个这样的牺牲品。 

  1991年9月,统一后的柏林法庭上,举世瞩目的柏林围墙守卫案将要开庭宣判。这次接受审判的是4个年轻人,30岁都不到,他们曾经是柏林墙的东德守卫。

  两年前一个冬夜里,刚满20岁的克利斯和一个好朋友,名叫高定,一起偷偷攀爬柏林墙企图逃向自由。几声枪声响,一颗子弹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定的脚踝被另一颗子弹击中。克利斯很快就断了气。他不知道,他是这堵墙下最后一个遇难者。那个射杀他的东德卫兵,叫英格·亨里奇。当然他也绝没想到,短短九个月之后,围墙被柏林人推到,而自己最终会站在法庭上因为杀人罪而接受审判。

  柏林法庭最终的判决是:判处开枪射杀克利斯的卫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他的律师辩称,他们仅仅是执行命令的人,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罪不在己。法官当庭指出:“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东德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作为执行者,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

  在现实生活中,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去做一些事情。但是,我们不能把自己仅仅当做一个谋食的生物体,我们也是有灵魂的个体,我们的举动要有是非标准,要有善恶标准。各行各业的人,在工作的时候,把握好“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莫在错误命令下违背良知,莫在错误道路中无视人性,莫在谋食中丢失了自己的灵魂。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