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不了澳洲 中国留学生被调侃是“幽灵”

据WAi WAi网8月21日报道,无论是将来打算留澳或回国发展,其实中国留学生都很希望在求学生涯中了解澳洲社会。但限于各种主观或客观原因,不少中国留学生难以融入澳洲本地社区,被视为“透明人”。

  日前,由澳大利亚未来领袖研习所开展的针对中国留学生的“青年领袖研习论坛”在悉尼举办,其中一项培训内容为介绍澳洲的政治经济以及社区方面的情况,倍受欢迎。参加论坛的中国留学生表示无论是将来打算留澳或回国发展,其实都很希望在求学生涯中了解澳洲社会。但是限于各种主观或者客观的原因,不少 中国留学生难以融入澳洲本地社区,被视为透明人。

  网上曾流行一个词汇叫“中国幽灵”,指一些来自中国或者东亚的留学生,虽然和其他学生一起住在学生公寓,但总宅着,从不社交,除了熟悉人之间的聚会,甚至不向舍友们介绍自己。

  那么中国留学生融入澳洲本地社区究竟遇到哪些障碍?又如何去一一克服呢?

“抱团”利与弊

  日前,澳洲政府公布有关海外留学生人数的报告显示,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人数继续稳步上升,仍居在澳海外留学生之首,远超过来自位于第二到第五位国家(即:印度、越南、韩国和马来西亚),占澳洲境内留学生总人数的28.5%。

  在这些数据的背后,中国留学生个体的生活更应受到关注。中国留学生们出发来澳洲前,无不豪情万丈,但来到澳洲后一些人却渐渐沉默。一直以来,不单是在澳洲,在其他一些中国热门的留学国家,都会出现一个普遍现象,中国留学生更倾向于形成封闭的小圈子,“抱团”,与和自己语言生活习惯相近的人一起生 活和学习,也更难以融入本地的社会。

  对于这种抱团现象,有的教育研究专家指出,这既有积极的作用,比如可以彼此帮助照顾,克服在异国他乡的各种困难和挑战,但是也有着消极的影响,不利于提高外语水平、跨文化交流能力和对留学所在地的了解,这也导致这些留学生们于当地保持着巨大的隔阂。

  部分中国留学生的这种依赖小圈子的行为,不单单引起了国内的家长、教育学者以及澳洲本地华人议员和华社领袖的关注,也让当地的学生倍感好奇,有的当地学生会发问,“我真搞不懂,如果喜欢和中国人一起玩,吃中国菜,唱中国的流行歌曲,看中国的电视,那为什么要出国,留在中国不是更方便获得这一切吗?”

部分留学生止步五大母语圈

  今年6月毕业于悉尼大学,拥有会计和金融硕士学位的小梁(化名)对留学生抱团深有感触,“因为我也曾经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

  小梁介绍,以他个人的经历来看,留学生刚来的时候基本面临几个圈子。一是初到澳洲,与国内的众多亲友仍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是为中国关系圈子;二 是一起上课的同学圈子;三是室友;四是同学和室友的朋友圈子;五是工友,也就是打工的时候所认识的人以及其朋友。对于一些留学生来说,他们的交际范围也就 止于这五大圈子。

  出于一些中国传统观念或者是功利的因素,一些大学专业中往往中国留学生比较集中,比如商学院;此外一些留学生由于语言或者经验的门槛,刚到澳洲 的时候也大多是在华人的公司企业打工,比如餐馆和超市。而一些中国留学生出于安全感和生活习惯的考虑,在租房的时候也大多和熟人或者同样来自中国的学生合租。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中国留学生无论是学习生活和工作所接触的人还是以华人为主。

  小梁说,其实如果再向前迈多两步,参加校内外的一些社团活动或者志愿者的活动,生活圈子将进一步扩大。但是不少人难以放弃自己的母语圈更为融入本地社区。而难以放弃熟人圈步入本地圈也有多种原因。

  首先是时间上的安排,作为留学生,首先要过英语关,其次要过专业关,这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其次是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不少留学生除了上课还要打工,一些留学生表示就再难挤出时间去参加种种社会活动。再次是一些留学生虽有心找当地企业打工,但语言、经验门槛比较高,也就只能到华人背景的公司。四就 是没有渠道去了解,因为周围的圈子都是华人。

  小梁表示,如果只是要一个学位,在国内一样也可以得到,留学花了这么多钱,到头来对这个国家一无所知,这多冤啊。?

华人议员剖析“拦路虎”

  部分中国留学生为何习惯抱团?为何习惯呆在自己的熟人圈里?他们在融入澳洲社区方面遇到何种困难?

  对此,新州华人上议员,同时也是澳大利亚未来领袖研习所的创始人王国忠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新州有大量的中国留学生在此就读,中国留学生在澳融入本地社区所存在的困难有三大方面:一是语言,二是文化,三是价值观念。

  语言上的障碍无疑是首要的因素,语言是最重要的交际桥梁,一些留学生自己觉得语言不好,不愿意主动开口和接触,以致与其他背景的学生和本地人交流减少,结果圈子更加固化。

  其次是文化上的差异。一些留学生对于本地风土人情、历史地理的了解不深或者根本没有兴趣,看的是中国的电视,听的是中国的歌,关注的是中国的流行文化;对母语国的热爱固然无可厚非,但是既然在澳留学,或者有打算将来留下发展,那么对当地的了解和与本地人的沟通是必不可少的。这文化上的差异还包括其他各方面包括运动、生活上的细节种种。一些留学生感觉差异太大也就失去了沟通融合的动力。

  再次是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为人处世方面的差异。这也是留学生在融入本地时常见也是更为深一层次的问题。对于一些留学生来说,语言可以不断锻炼提高,文化方面比如兴趣爱好也可以培养,但是固有的一些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不容易改变,而这里,对留学生的跨文化沟通的能力的要求也更为之高。

  这三大拦路虎无疑是存在着的客观障碍,有待于留学生们去一一克服。

如何摆脱“幽灵”标签

  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留学生希望留学生涯是全方位的体验,不仅仅只是拿到一个学位,这个学位由外国大学授予而已。在一个人年轻风华正茂的时候,有机会到别的国家去深造,用青春的几年去体验不同的文化带给自己的冲击。用一位留学生的话来说,生活是谁都会生活,但是生活的滋味究竟怎么样,那就看个人的 本事了。 世界这么大,你只要征服一个人就够了,这个人就是你自己。

  摆脱“幽灵”的标签,摆脱“透明人”的笼罩,是一个痛苦而漫长,并且需要好奇心、恒心、和勇气的过程,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对此,新州上议员王国忠也针对留学生碰到的融入本地社区所遇到的障碍给予了三点建议。

  首先是多了解本地的讯息。王国忠议员谈到如今网络资源丰富,如果留学生有意愿向要了解本地社区,网络是一个很好的渠道。澳洲的政府部门、社会团体或者各种机构均设有自己的网站,留学生可以通过搜索相关的信息从而对澳洲的政治、经济以及社会的方方面面有所了解。

  其次是努力多接触本地人,多参与本地社区的活动。王国忠议员非常鼓励留学生积极参与校内外的活动,比如一些俱乐部,一些校园社团活动,不单单是扩展交际圈子锻炼能力在这块多元文化的土壤上,了解不同的价值观念,也同时尊重这种价值观念的差异。

  再次是持有开放的心态,主动参与,乐于学习,勇于融入。你是否愿意去了解并且融入当地的文化?在遇见不同的事物、现象或观念时,你是批判还是更愿意从另一角度参与和沟通?

  王国忠议员还谈到澳洲社会各界也应将更多的关注给予留学生群体。对于中国留学生,无论是大学校园、当地社区或者本地的华人社团机构、专业人士、企业等等,也应多和留学生沟通,主动提供一些留学生关心的咨询,互相沟通,更为促进留学生融入本地社区。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