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自由和民主的代价——《历史深处的忧虑,近距离看美国之一》

一口气读完这本书,合上书后,问自己这本书都讲了些什么?于是脑子里浮现出很多零散但印象深刻的片段,但又感觉这些片段和故事之间好像有一些将它们串起来的主题,这些主题就是,权力的制衡,以及美国为捍卫自由和民主所付出的代价。


美国1776年发表《独立宣言》,正式摆脱英国的统治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从成立至今,仅200多年的时间,和中国浩浩荡荡5000年的历史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也正因为此,中国包括欧洲一些历史悠久的国家总是喜欢嘲笑美国是一个没有历史的国家。但恰恰因为这一点,让美国成为了现在世界上无论是制度、科技还是军事都最为先进的国家。因为没有历史沉重的包袱,所以可以在一片新的土地上建立新的制度,新的文化,同时也因为脱身于英属殖民地,使得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天生对统治、极权、奴役有着本能的抵抗,也在血液中流淌着渴望自由和民主的鲜血。所以,不得不佩服美国开国时的那些先贤们,他们的远见和胸怀,确实值得敬佩。美国宪法正文至今为止没有修改过一个字,并且可以说是字字斟酌,每个字都有其含义。宪法颁布到现在200多年的历史里,只增加了26条宪法修正案,要知道200多年间社会发生了多少改变,并且这十几条修正案也是从上百条修正案提案中被通过的。


美国的整个权利制衡和法制系统是建立在三权分立的基础上。首先横着将美国切为各个州,每个州都有自己独立的法律制度和财政预算,并不受联邦政府的统治,也就是说,总统到了哪个州,也必须遵守那个州的法律,当地的州长原则上并不受总统的控制。这样划分的结果是避免了中央集权。其次,竖着再把分为三块,即立法、行政和司法,国会负责立法和提案,总统负责行政,法院负责司法,也就是法律的执行。总统提出的法案也必须经过国会的通过,国会里的参议员和众议员由各州选民选出,为保证公平起见,每个州无论大小都有2个参议员,同时,为了保证人口众多的大州的利益,各州众议员的数量和其州所具有的人口成正比。这样的一整个系统就从根本上杜绝了权利的滥用和腐败。所以,任何一个国家,想指望依靠自律和个人觉悟避免腐败是不可能的,永远只能是美好的愿望,因为人的本性里就有贪念,所以,必须依靠制度,依靠监督以及权利的制衡,让人们从条件上无法腐败。


关于自由和民主,如果问每个人,你喜欢自由吗,需要自由吗,我想没有一个人的答案会是否定的。同样,如果问每个人,民主好不好,希不希望自己的国家是一个民主国家,应该大多数人会回答好和希望。因为在大多数人的理解中,民主代表着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自由是一个为了它生命和爱情皆可抛的东西。那现在的中国算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吗,我想答案是不言而喻的。至于为什么,我想是因为现在我们其实还无法做到为自由和民主甘愿付出代价,整个社会也没有一整套健全完善的法律体系。自由和民主是需要强大的法律体系作为保障的。


为什么说美国为自由和民主在过去、现在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并且在将来这种代价还会继续呢?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关于新闻出版自由,一个是关于持枪自由。如果一家杂志社即将发表的一篇文章有可能会危害到国家利益,这篇文章应该被禁止发表吗?《氢弹秘密》解答了这个问题。大概在1990年的时候,美国一个叫哈瓦德.莫兰的人写了一篇关于如何制造氢弹的文章,准备发表在一个叫做《先进》的科学杂志上。虽然他本人在文章的开头强调了这并非机密,任何人只要稍加研究就能发现,他所做的只是将这些关于氢弹的技术整理在一起。但毫无疑问,这样一篇涉及核武器制造技术的文章还是被美国能源部副部长知道了,并且立即就带了司法部的人去先进杂志社,企图阻止该文章的发表。理由很简单,虽然这篇文章的内容都来自于公开读物,但把它们整理到一起,就不行,这样的文章一旦发表,就有可能被恐怖分子利用,继而危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双方都不肯退步,只好打官司。打官司的过程在此省略,书中讲的非常精彩。最后的结果肯定是那个能源部的副部长输了,文章被一字未漏的全文发表出来。先不说这样的文章一经发表会不会真的威胁国家安全,但无论怎么说,总是存在安全隐患的,但美国人宁可将来会为此付出代价,也不能开政府限制和干预新闻出版自由的口子,因为如果这次政府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发表,那下次还会有什么事情是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而不能发表的呢?国家安全到底包含了什么。这在中国可能是无法想象的。关于持枪自由所付出的代价其实也不用再举例子了,从美国历史上两任总统被枪杀,到民间多次发生的恶意及无意枪击案件,都在以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美国为持枪自由所付出的代价。但是,即便如此,如果你在美国的街头问任何一个人是否同意禁枪,得到的答案90%是不同意,为什么会这样呢?1. 差点死于枪击的美国总统里根在恢复后说了一句话:枪不杀人,人杀人。2. 今天多数的美国人都认为,当初希特勒之所以可以对犹太人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通过枪支登记、备案、禁枪以及上缴没收,对国民进行全面禁枪,最终在开始迫害犹太人时对方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武器。所以,美国人认为,枪不是一种工具,枪是一种权利。宪法第二修正案里提到有关的枪的行文也非常有讲究,它并不是说宪法给了人们拥有武器的权利,而是说,人民拥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可侵犯。这两种说法是不同的,也就是说,美国的建国者们认为,这种权利,不是任何人给予人民的一种恩赐,而是一种天赋人权。宪法所做的,只是规定了任何人都无权对这种权利进行侵犯而已。

除了以上一直贯穿全书的主题,印象还比较深刻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美国人为了某些权利在街上游行或者抗议,但如果仔细问这些游行和抗议里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是权益相关者,有些人甚至八竿子打不着,那为什么要来凑热闹呢?在这里,“凑热闹”更多是中国人的思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中国在这方面采取的态度是,只要不涉及和自己相关的利益,则漠然处之。但美国人的想法和态度是,如果这件事有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将来就有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如果有可能发生在你我身上,那就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另一处,是关于世纪大审判的辛普森案件,书中对这部分描写的即详细又引人入胜,结尾处,辛普森被判无罪,当庭释放。当时很多美国人的观点是,作为个人,我们认为辛普森是杀了人的,但是如果作为陪审团,我想我会判他无罪。这里体现了美国和中国截然不同的法律观念,”宁可错放一千,不可错杀一个“,不判错杀错一个无辜公民的代价,就是可能有一千个罪犯被无罪释放了。这种代价是多方面的,不论从哪一方面去探究,都是沉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