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Published on
· Last modified on
· Public

他们始终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爱过

他们始终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爱过

多年后,林小小还是经常想起那个画面,林帆头顶着一沓书走在她身边,大声的跟学校路旁的饭店的老板说“嗨,老板,我们毕业啦!嗨,老板,我们毕业啦……”
他们就这样走过一家又一家的店铺,这些小店都是平时他们经常会来吃饭的地方,所以都很相熟。每路过一家店铺,便会听见林帆高兴的声音,“我们毕业啦,老板……”


在林小小的记忆里,林帆永远都是这样一个大男孩,明媚简单,一副总是笑着的脸,对谁都非常和善。而内心抑郁不善与人言谈的自己,一直不太搭调的走在他身边。那个时候,多少人都猜不透,为什么性格如此不同的两个人,会成为那么好的朋友。


高中三年,林帆在林小小身边嘻嘻哈哈待了三年。他们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经常晚自习三节课俩人都在滔滔不绝的说话,或者上自习课,他们不同桌之后,就经常跑到对方的座位没玩没了的聊天。


记得有一次自习课,林小小照常去林帆的座位旁边坐,结果被来巡查的班主任发现了。班主任大声呵斥林小小,“林小小,你赶紧给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是不是想要造反!”


那个时候,林小小的成绩很好,林帆则是属于坐在最后一排的学生。他们之间深厚的感情,被班主任这样明确的分割了。班主任时刻在向林小小传达:呐,林帆他成绩不好,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儿。
但只有林小小知道,除了林帆,她不想靠近任何一个人。


林帆是高一下学期分班分到林小小的班级里来的,那个时候他穿了一件绿色和白色相间的衬衫,大步流星的走过讲台,林小小就记住了他的脸。
人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奇怪的生物,有时候明明自己非常喜欢,还总是假装什么都没有一样,拱手让人。


后来林小小鬼使神差的跟林帆成为同桌,此时林小小的朋友刘美林对林帆觊觎已久,她说,“小小,你帮我递纸条给他啊,小小,你帮我约他出来啊吃饭啊。”
在模棱两可的感情和多年视死如归的友情之间,林小小毋庸置疑选择了友情。最终在她的促使之下,刘美林成为了林帆的女朋友。
他们依然无话不谈,只是唯一多的是,放学的时候,林帆会牵着刘美林的手回家。
那时候,彼此之间萌发的爱情也好,友情也罢,真是应了五月天的那首歌“七岁那年抓住那只蝉就以为能抓住整个夏天,十七岁那年吻过他的脸就以为能跟他永远。”那个时候,他们刚好十七岁,他们总是那么轻易地的想到永远,并且如此相信,彼此之间能够抵达永远。
这是第一次,林小小如此轻易地的放弃了林帆。
并且一直若无其事地穿插在两个好友之间,充当和事佬。


大学之后,林小小跟林帆意外的在同一所大学,同一个学院。
在大学刚入社团的时候,林帆趴在林小小的耳边说“小小,你们班有美女没有,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啊。”
到了大学,林小小属于更加抑郁的那一款,因为高中的好友没有一个在她身边,除了林帆。但是林帆是男生,并不能跟她朝夕相处,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单。


那个时候她看着林帆笑着的脸想,他们终究是不一样的,才注定那么多年,都还是朋友。
那么多年来,林小小第一次下厨是为了林帆,林帆十八岁生日那天,林小小跟家人学做了紫菜海带汤,煲给林帆喝。第一次逃学,是林帆带着她翻了学校的围墙,出去大街上遛弯。后来第一次,给男生买手套,买鞋子,都是给林帆。
因为后来刘美林劈腿把林帆甩了,林小小觉得她应该加倍对林帆好。后来林帆一直都没有找女朋友,尽管他总说忘记了,没事,其实林小小知道,他不是那种那么容易忘记的孩子。
毕竟那是他第一次喜欢一个女生,第一次恋爱,他可是来真的。
到了大学,林帆还是喜欢打球。高中的时候,因为高考学习压力大,林小小后来很少跟林帆聊天。但每次只要林帆有篮球比赛,她无论如何都会抽时间去看。她喜欢看着他,远远地看着他。
每次中午去食堂吃饭,都会路过林帆打球的篮球场,她会在食堂二楼透过蓝色玻璃看在篮球场上打球的林帆,她觉得,林帆那种青春的气息,自己永远都不会有,但只要林帆拥有就够了。
大学的第一场篮球比赛,林小小又去看了,跟同宿舍的姐妹一起。因为其中一个姐妹喜欢林帆的对手班级的男生,那个男生高高瘦瘦的,单眼皮,林小小也很喜欢,但是她什么也没说。


那一场林帆输了,那个单眼皮的男生赢了。林帆被那个男生狠狠的推倒在了地上,胳膊蹭出了血,林小小站在操场的边上,远远地看着林帆胳膊上的那一块猩红,什么也没有做。
她依旧照常上课,下课,学习,读书,周末跟舍友出去购物,买东西。那么多年,她一直这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在跟林帆不同的世界里。她不爱动,她喜欢一切寂静的事物,听音乐,去图书馆读书,一个人散步。
林帆依旧还是林帆,他恋爱了,是林小小的同班同学,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他打篮球,参加学院晚会活动,唱歌,弹吉他,有说有笑。
在大学他们俩之间唯一的交集,就是一个文学社团。林小小一直都不懂,像林帆这种待不住的人,来参加文学社团是怎么想的。林帆在社团当然还是以玩为主,跟小姑娘搭讪,跟男生们抱团,出去玩。
偶尔他们会碰面,因为社团活动林小小很少参加,她只在社团的报纸上写写文章,看看稿子。林帆则每次都去,什么活动都参加。
后来听社团的人说,林帆开始领着女朋友一起去参加活动。如果在路上偶然碰见林小小,林帆就会蹦跶着过来敲一下林小小的头,然后跑掉。
这一次恋情的终止,是以林帆劈腿而告终。
也是因为这一次,跟在林帆身后七年的林小小跟林帆绝交了一年。
因为那个时候林小小跟林帆的女朋友是舍友,关系很好。林小小充当和事佬充当了小两年,最后林帆劈腿了。
林帆重新恋爱的时候,林小小有点失落,又有点高兴,她觉得他从之前的阴影走出来了,很好。她希望他像从前一样开心,不管那个让他开心的人是不是自己。
不知道这种想法是缘于感情的伟大,还是缘于感情的模糊。
林小小始终没有伸出手,把林帆留在自己的左右。
你青春,我就青春,你开心,我就开心。
这样的心态,也只有在那样的年纪才会有吧。
从前因为刘美林劈腿,林小小跟刘美林绝交,现在因为林帆劈腿,林小小跟林帆绝交。跟整个曾经为他做过无数个第一次的男生绝交。她很难过,但是她知道舍友更难过,因为她知道,舍友以为能跟林帆永远在一起。
永远啊,永远多么可怕。林帆用最残忍的方式,结束了一个姑娘的永远。
后来她跟舍友去食堂吃饭,经常会碰见林帆和他新的女朋友,舍友们对他们品头论足,说他们三天就同居了,说他们在外面待了几天都没回学校。林小小依然什么都不说,只是看都不看林帆的脸。
从此每次路上遇见,林小小都装作看不见林帆,他们生活再也没有交集。
那个时候恰好有一个学长追求林小小。
他跟林小小说“小小,做我女朋友吧。”
小小问他,“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生”
学长说,“小小,我觉得你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
这是让小小记忆深刻的对话之一,也是打动小小的原因之一。
后来还有一次,小小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跟学长说,“我的爸爸并不爱我,”她的话还没说完,学长接过去就说,“以后有我爱你”。
即使后来学长从林小小的世界消失无踪,林小小也一直记得这两次对话。有时候一个人走进自己心里竟然如此简单,就是一句戳痛人心的话而已。
林小小跟学长有没有算在一起,他们彼此都不知道,就连他们失联的原因,学长多年后依然不知道。他问小小,为什么突然变了。其实只有林小小自己知道,从一开始她就未曾习惯。


站在她身边的人,接她上下课的人,周末陪着她的人,可以不是林帆,但无法是学长。
世界一直在上演着这样的感情戏,你喜欢他,他喜欢她,他喜欢你。


林小小跟学长在公园里散步的一次,遇见过林帆。林帆当时跟一个女生坐在花园的椅子上,两个人尴尬照面而过,林小小没有仔细看林帆当时的脸。


那么多年来,虽然林小小没有跟林帆在一起,但是她曾未想过自己会恋爱,跟什么人在一起。她觉得自己是属于远方的,那个远方荒无人烟,没有林帆,没有任何人。


第一次见到林小小是高一的下半学期,林帆记得她穿着一件浅绿色的外套,站在自己座位前面发试卷。
其中一个同学领试卷不小心打到了林小小的眼睛,林小小非常厉害的骂了一句那个同学,问他是不是眼瞎了。那个时候林帆觉得这个姑娘好厉害。
第一次长时间的聊天,是跟林小小同桌的第一天,那天晚上,他们聊了三节自习课。从那一天起,他觉得林小小这个女生应该会是他生命里一个不可缺的人,不管是朋友,还是其他什么身份。


因为那天起,他就觉得林小小跟其他人不一样,跟自己也不一样。
自从跟林小小成为朋友,林帆就到处跟人炫耀,自己认识了一个多么不一样的女孩。搞得他外面租房子的房东都知道有林小小那么一个人。后来林小小去林帆家里,林帆爸爸妈妈也自然都已经知道她,欢喜的不得了,还以为林小小就是他们林家的准儿媳妇。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为自己认识了林小小而感到骄傲,而且他觉得这种骄傲是一辈子的。


这个不善与人言谈,却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姑娘,是他青春里最深刻的烙印。
他也知道林小小不属于任何人,她只属于自己,还有远方,那个远方,是他永远不能抵达的地方。
在那一次翻墙逃课的夜晚,他跟林小小坐在月光皎洁的池塘边,他仔细看过林小小的脸,他听着林小小说着自己经历的事情,满脸寂静。他问林小小,“小小,毕业之后,你想去哪里?”小小说,“想一个人去远方,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每周五,他回家之后都会等林小小的电话。因为每个周五林小小都会在学校学习很晚,一个人回家。那条路很黑,她很怕,每次她都会打电话给林帆,一直跟他聊着天,走路回家。
真不知道林小小是怎样一个人穿过那样漆黑的夜,而林帆只是作为一个声音,陪伴在她的身边。那个时候也没有很多钱,电话费一个月几十块钱。后来林帆跟林小小去了一趟中国移动,他说,“小小,你把你手机的亲情号码换成我家的吧。”当时亲情号码是一分钟一毛钱。
即使后来自己恋爱,也没有忽视林小小的存在。她依然活在林帆的世界里,依然是哪个值得让他骄傲的好朋友。林帆身边的哥们问林帆,“你为什么不跟林小小在一起?”后来大二那年,林小小去林帆家里做客,林帆的父母问林帆,“你为什么不让林小小做你的女朋友啊?”
就是那一年的晚上,林凡第一次拉了林小小的手。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一次亲密接触。那天晚上在林帆家吃晚饭,还有其他几个同学,一起骑车去兜风。林帆跟林小小走在最前面,在奇黑无比的马路上,林帆拉住了林小小的手。林小小挣脱了一下,林帆反而拉的更紧。
关于那一次牵手,谁都没有问,谁也没有言明。他们依然如常的去上学,林小小在学习读书,林帆在打球,参加活动,恋爱。
林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林小小不能在一起,尽管他无数次的想过,跟她在一起。而他做得是,跟林小小的好朋友谈恋爱,跟林小小的宿舍姐妹谈恋爱,就是没有跟林小小恋爱过。
林小小对林帆好的这些年,林帆连圣诞节一个苹果都没给林小小送过。他说不上为什么不送,但是他知道这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两个人总是这样彼此牵扯又无交集的走着,活在各自的世界里,又在彼此的世界里来来往往。
谁都没想到两个人会这样一来一往的那么多年。三年,七年,十年,最好的青春,最好的年华,彼此都曾参与。
林帆为林小小打过架,挨过骂,甚至为林小小哭过。
林帆总是会在新年的十二点准时给林小小打电话拜年,他说,“小小,新年快乐。”关于这一件事情,他们俩争论过,最终林帆以他要主动在第一时间送上祝福为由,不让林小小打电话,且不接任何人的电话。
林帆就是这样一个男孩,他觉得他想象的都是美好的,也是别人乐意接受的。他希望别人能够接受他的好意,并跟他达成统一战线。这一点上,林小小做得很好。
高中的那一场失恋,他的确很失落。一直后来的一年多,他都很失落。
只是他不想表现的太难过,因为他觉得,难过这东西,林小小一个人有就够了。


林小小跟学长走得近的那段时间,林帆刚好被分手。
那个时候他看见林小小满脸堆笑的走在学长旁边,觉得她应该很幸福。
他依然去学校的晚会上唱歌,不过他知道下面为他尖叫的人,已经没有了林小小。他依然去打球,依然想找到一个自己很喜欢的女孩子。
大学他并没有特意的非要跟林小小在一所学校,就像高中的时候,他没有特别强烈的想要跟林小小在一起,成为男女朋友。他觉得这是他们之间的宿命,止于爱情,近似亲情。


高中过了三年,大学过了四年,林帆只为他们之间做过一次努力。


就是在他们绝交的那一年的年初,开学回来在食堂二楼碰见林小小和她的朋友们。林小小背对着他,不想理他的走过,他主动开了口。他说,“小小,你为什么不理我?”当小小转过脸跟他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忘记了林小小说了什么。他说,“林小小,能不能抱抱。”
林小小那次回去跟身边的舍友说,不要告诉之前跟林帆在一起的那个舍友,以免她难过。但是从那一次拥抱和解之后,林帆又开始嬉皮笑脸的出现在林小小的世界里。
不知道为什么林小小开始出去参加社团活动,林帆在回校的车上跟一个追了自己很久的学妹打电话,然后跟身边的林小小说,“你看我们多好,那么多年,还是特别好的朋友。”


回校的大巴穿梭在闪烁着路灯的马路上,林帆看着睡在自己旁边座位上的林小小,觉得夜色正好,青春正好,他们之间也刚刚好。


在快毕业的时候,林帆又问林小小,有什么打算。林小小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但看得出来,她还是很想去远方,去那个杳无人烟的地方。


他们毕业的分开又像高中毕业时候那样,没有任何打算和计划,两个人就分开了。
最后一次社团聚餐,林帆因为陪一个女生去医院而迟到一个半小时。一进门,林帆就自罚喝了三杯白酒。所有人都站起来说毕业快乐,只有林小小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林帆说,“小小,你给我个面子啊”
林小小还是坐在椅子上不动。
其中有一个跟小小和林帆都关系很好的男生说,“如果小小生气不理人,那说明那个人就是真的做错了。”


林帆整个晚上都在磨蹭林小小,一会拽她,一会拉她,喝了很多。他说,林小小是他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林小小见他喝醉了,说,“我能不能换个座位。”林帆一把摁住她说,“不能换,就在我旁边坐着。”


那天晚上林帆喝到吐,当他蹲在学校的花园边呕吐的时候,林小小站在他身后很远的地方看着。一个女生跟林小小说,“喝多了说什么一辈子好朋友,酒醒以后,依然是谁也不认识谁。”


感情有时候,就是酒后的一场宿醉。
林小小在毕业那年的最后一天,在宿舍跟舍友喝了啤酒庆祝。那是她第一次喝酒,还是林帆从学校外面买来,偷偷给她们送来的。


林小小说,舍友想喝酒。
然后林帆晚上翻门出去买了两瓶啤酒,从她们宿舍的窗户塞了进去。只有两瓶。
林小小只喝了半杯,然后哭得一塌糊涂。
从此舍友只要喝酒,就取笑林小小。
“可别让林小小喝酒,一喝酒就哭,吓死人。”


大学毕业之后,林帆和林小小并没有在一起,各自开始自己的人生规划。
林小小去一个很远的杂志社实习,林帆在一家港企上班,两人毫无交集。
生命总是在不停上演离别,但每一次离别,都没有刺痛林小小和林帆。好像知道还会遇见,又或者明白即使分开了也会记得彼此。他们之间的每一次分别都没有仪式,所以林小小和林帆也都不知道自己离开彼此有没有太多不舍得。


也许你还记得那个跟林小小和林帆关系都很好的男生。后来林小小搬家,被那个男生介绍,鬼使神差的搬到了离林帆很近的小区。他们之间本来有三个小时的车程,现在他们之间只有一条马路的距离。


他们又开始经常见面,甚至比上学时候还频繁的见面。从吃饭,到购物,到逛街,到出去游玩。八年来的第一回,他们开始无死角的踏进彼此的生活。
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没有任何进展。林帆依然在追其他的女生,林小小依然一个人活在自己的小世界。
只是彼此对于对方来说,开始慢慢变得重要。
谁都没曾想过,这种重要的感受,是在相识的八年之后。
而更没想到的是,他们发现爱情这东西,需要十年之久。开始的时候,不懂爱,懂爱的时候,不在一起,在一起的时候,没有抓住就成了来不及。爱上的时候,已经各分东西。
他们在同一个小区生活了两年,他们做着不同的工作,有不同的社交圈子,但是一周总是会很多次碰见,周末总是一起出去吃饭,购物,逛街。
大概是他们相识的第九年的夏天,一天突然在他们会合的地铁站,林帆从包里拿出一个红色的本子,送给林小小。林小小为这个突如其来的礼物感到奇怪,问林帆是不是有事情求自己,还是有别的企图,无缘无故地为什么要送自己笔记本。
林帆说,是自己在公司楼下顺手买的。
他又说,“林小小,你看你这个人多贱,对你好点还不习惯。”
林小小还真的不习惯,认识那么多年,林帆从未送过自己任何东西,林小小有的唯一一件东西,是她从林帆衣服上揪掉的一颗纽扣,在高二那年。那天晚自习,他们坐在最后的一个座位聊天,林帆说,“小小,我害怕失去你。”然后林小小从林帆身上拽掉了第二颗纽扣,编上红线,戴了五年。
很多东西,久了就会失去意义。
当纽扣戴到五年的时候,林小小早已忘记了它的意义。她把它当做一个装饰品,一直就那么不疼不痒的戴着。纽扣已经变得很旧很旧。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什么时候,把它拆了下来。
一直到分开的很多年,林小小都不明白那天林帆为什么会送笔记本给自己。如果说是喜欢,一个本子足以表达吗?如果说是不喜欢,平白无故送笔记本又是什么意思呢?
林小小会在林帆送自己回家的路上,问林帆,“如果我们分开了,是不是就做不成朋友了。”
林帆说,“怎么会呢,即使分开了,心里还挂念着呢。”


分开之后,林小小无数次回想过林帆的这句话,挂念,心里的挂念,是否还存在,还有,还能维持多久。


他们分开刚好是相识的十年整,林小小搬家,他们之间开始从隔着一条马路,变成一个多少小时的车程。分开的前一天林帆在外面通宵唱K,第二天无精打采的帮林小小搬家。他好像没有太多不舍,而更显得因为熬夜通宵筋疲力尽想要赶紧搬完东西回家睡上一觉。
这么多年,没有人比林小小更了解林帆。他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会让她知道他的心思。
有时候,从亲密无间到无话可谈,也许只需一夜之间。


搬完家那天晚上,林小小在分开的路口扒在林帆的怀里嚎啕大哭。那么多年,他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她好想问问林帆,但始终没有说出口。
她只好一直哭,一直哭,把所有的疑问,所有的不舍,都用眼泪表达出来。她知道,她有预感,从此以后她跟这个陪伴自己十年青春的人,会渐行渐远,分道扬镳。
如果迟早要分开,还是在没有感情之前,早一点分开比较好。
如果是大学毕业的时候分开,林小小应该不会那么难过。


林帆不停地抚摸着林小小的头,让她别哭。明天他还会来找她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事实上他并没有。
就在那天晚上,林小小打开了林帆送给自己的那个笔记本,写了三页的信,给林帆。她很想交给林帆,那封信不是表白的信,只是她想让林帆知道自己的不舍得。林小小写完那封信之后,泪落满纸,然后又撕掉了信。
他们再见的时候,是2012年的世界末日的聚会。林小小推开包间的门,第一眼就看见坐在对面的林帆,接着看见坐在林帆旁边的女孩。她像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坐在了林帆对面的位置。
一个晚上她都没有跟林帆说话,后来林帆喝多了,他跟林小小说,“林小小,我跟你说,你剪的这个发型真特么难看。”


林小小的发型是在跟林帆分开之后剪的,她把长头发剪短了,很短很短。


应该是在第二年的春天,林帆结婚了。
林小小自始至终没有接到过林帆任何电话,收到过任何短信或者请柬。


林帆跟女朋友离开了她所在的城市,开始自己的新生活。林小小,依然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


后来,听说刘美林结婚了,生了一个男宝宝;大学的那个舍友也有了新的男朋友,打算结婚。学长也早已经结婚,远离林小小所在的城市。


当林小小看见林帆牵着新娘走入教堂的婚礼照片的时候,她问自己,“林小小,你还要不要去远方,去那个很远很远的,没有林帆,没有任何人的地方?”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故事发生,但他们是否就不会心痛?。
那些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爱过的人,也请格外珍重。

转自豆瓣 七月

Y
Published on

已星,求星https://www.textarea.com/yuxuangezhu/nodejs-yunxin...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