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三叔

憨三叔

小的时候,总是很闲。放学后吃饱饱的,就活蹦乱跳的跑去大渣子路上听一些大人说话。他们说的总是很多,很多事很多人我都不知道,但见他们笑,我也就跟着笑。快要上课的时候,我一溜烟的往学校蹿。明天,后天,吃完饭还会来听他们说话

有一次,三叔从渣子路口走过去,他们就指指点点。他们说:“唉!小挖都老大不小了,也没讨个媳妇。”“他是个憨子,谁会愿意跟他!”那时候在自己眼里的憨子,就是像那些要饭的,断胳膊腿的,一身破烂衣服,说话颠三倒四,有时候学好抓小孩吓唬我们。而我不明白的是,三叔能吃能睡,也不穿破烂衣服;也不说颠三倒四的话;也不抓小孩,还比爸爸会干活,为什么大人都说他是憨子。只是三叔的头发总是比爸爸的长,胡子总是不刮,很长很长的,看起来还有些俏皮。淌汗或是喝水时胡渣就会弄湿,他就用粗壮的手抹一把。因为人都说他憨,我也就一直这样认为了。

三叔走路脚有些往外歪,记忆里爸爸老是穿皮鞋,三叔老是有很多布鞋,有的都绽线了、破口了,他还是不扔,下湖的时候还是会穿上。记忆里爸爸穿衣服总是很版正,三叔穿衣服总是不对劲,让人看了难受,每年收小麦的时候,人都先回来了,他总是埋头在那干,响午才回来。脊背都湿透了。晌午吃过饭,下午又接着干。爸爸在我小时候总是出门挣钱,说家里活重不如外面。我就想那为什么让三叔留搁家里受罪?原来人都说他太憨了,会摸迷路找不到地方,何况他还得给我家看门,在家看着我。

再去听大人们说话的时候,他们就问我:“阿七,你叔对你可好?”我就亮起嗓子说:“好!”然后就一溜烟的跑开了。

有一次,爸爸又出去了,就只有我和三叔搁家。第二天早晨的起来,家里的大彩电没有了,我差点吓死了,三叔说他昨夜里也没听见什么动静。然后大人们又都说小偷就看我家大人不在家,三叔又憨不拉实的,才想来偷我家大彩电的。爸爸回来了就骂了三叔,怪他没看好门。我就哭了,那时候上小学五年级,我觉得不是三叔的错。看见爸爸对三叔指手划脚,看见三叔垂着个头,默不作声,我很想想说爸爸两句,只是那时还小。

三叔三十岁的时候我上初中了,奶奶说要是她和爷爷都去世了,谁来养三叔?我信誓旦旦的说:“我养!阿七以后长大有钱了让三叔过好日子,让三叔讨个好老婆!”奶奶和爸爸就笑,三叔在一旁不吱声。

小时候,下大雨我爸妈都不在家,即使在家也不给我送伞,都是三叔跑来送伞。那时候小,不懂事。三叔来送伞,有人说三叔穿的难看,从那就不想让他送伞了。在那个懵懂的季节里,我老想维护自己眼里所谓的面子。下次再下雨时,就先告诉三叔别给我送伞了,我借同学的打,有时候怕他忘了,还打电话给邻居告诉他一声。

“阿七长大了,知道孝顺三叔了。”中午吃完饭三叔摸着我的头说。奶奶便说:“她知道个什么,天天就知道玩。”三叔就笑着说:“下雨天阿七借同学伞打回来,怕我趟水,崩一身脏,去给她送伞,怕我忘了,还特地从学校打电话告诉我呢”。我听了哇的哭了,我嗲着说:“三叔,阿七以后有钱了,让你享福!”

小时候常跟三叔去割草,喂牛。奶奶家养了头大黄牛,从我记事起,这头黄牛就已经有了,一直都是三叔割牛草。每次都骑着小三轮车到湖里割草,回来时,车上的草又高又满,三叔割草的时候,我在一边唱歌,三叔割累了,我就拿镰刀割,费了好大的劲,只是不能像三叔那样割的又快又多。他的镰刀一掠,一大把草就被掠下来,我就得用手抓一把草,然后一点一点的割。等割满了车,我就爬到草垛顶让三叔骑车载我回来。后来再和三叔来割草的时候,回去就不坐车了,自己在后头跑,遇到沟坑什么的,帮着推一把。再后来,很少去了,再后来,就没有再去过。

其实三叔并非是憨,只是太老实,憨厚,脑袋有点笨。这是在我长大后才知道的。和三叔般大的人都是文盲,要不就是小学二三年级的水平。三叔上三年级,会写很多字,小时候还教我学习。当时人们说三叔是憨子的话,就更让我质疑。

      三叔很听爷爷奶奶的话,一直在帮爷爷奶奶干活,挣钱。不爱说话,也不爱笑。爷爷是个有脾气的人,经常吵三叔。觉得他笨,什么都得让人教,什么都做不好。人家总是像上司命令下属似的来命令三叔,干这干那,对三叔的一切,他们总是驾驭着,支配着。三叔从来不埋怨一句,让他干他就干,再脏再累他也不说什么。

我十八岁这年,三叔跟二叔去上海。我也替他高兴,他终于能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看见这个村以外的人们。今年三叔已三十多岁了,没讨老婆,没出过门,自然没坐过火车。他一直被人们“爱护着”,说怕他出去被人占便宜,一直都让他守在家里,守着这几亩地。三叔去做工三个多月了,从不曾打电话回来过。人们都讥笑说:“小挖,可能还不会打电话。”三叔走过,没有人想起他,即使提起,人们也是草草说两句便结束了。奶奶和我一样惦念他,爷爷只是担心三叔会挣不到钱。三叔回来时,头发很长,乱糟糟的,身上穿的衣服还是以前在家里穿过的。我问三叔怎没买新衣服。三叔说,得省钱给爷爷。三叔挣了三千块钱,刚回来就全部交给爷爷了。我嚷着要买辆新车,奶奶唠叨着说没钱,你叔挣这点钱,人都瘦了一圈,眼都瘦眼眶里了,现在不为他存点钱以后老了谁养他。我气乎乎的走了。然后三叔就告诉我,“阿七,下次再出去,给你留三百块钱买新车。”我一下就乐了,我说:“三叔以后你没钱,我也养你!”

下次三叔真的又出去了,只是再没有回来。平时三叔只是给工地当小工,打打杂。工人们看三叔老实,老是支使三叔,帮他们干活。三叔憨厚,从不说不愿意。三叔第二次出门没过多久,大人们就说三叔从大楼上摔下来了,即使已十八岁的阿七,也没想到三叔会死在外头。三叔受伤了,几个工人把他抬到工棚里,没去医院。以为是没大碍,也许他们是认为三叔不值得去医院花那个闲钱吧!一个多星期后,噩耗便传来,让十八岁的我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人们把三叔还回来,在一个小盒子里。我爬过去抱着小盒子哭了。“阿七就要长大了,长大就会有钱了,有钱就能让三叔过好日子,过上好日子就会娶到好老婆了。”这是我十多年前单纯的想法,我想这也是我十多年后的想法,虽然太过单纯。雨下的太大,所有的一切都被淹没了。

人堆里有人推了我一把,一个和三叔一样看起来很憨厚在大人们眼里被称为“憨子”的人。头发很长,还有胡渣,身上衣服烂了,脏了,穿着露脚趾的布鞋。“阿七,这三百块钱是你三叔让我交给你的,说给你买新车。”我跌在人堆里,哭了,排山倒海!

转自豆瓣 七月 

欢迎关注七月微信公众号:dushuren13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