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大理(上)——夜游古城

    高三前夕最后的暑假,还是没忍住喜欢旅游的心情,母亲便同意在7.1-7.4这4天里一家人去大理游玩。

    7月1日到达大理的当晚,我们从宾馆走着去了大理古城。去的路上尝了尝烤乳扇,乳香与微酸配上砂糖的点缀,竟别有一番韵味。

    向前走,古老的城门正向我们敞开,人渐行渐密。城门下的拱门像被缩短了的隧道,我蹲在一处拐角取景,看着眼前的岔口人来人往。不知怎的,心里觉得这儿很有味道,明明它只是立在那儿什么也没做,明明四周都是来来往往的陌生人,明明只是一堵堵石砖砌成的拱面。它好像什么也没有,但它好像又在向我诉说着什么。是大理国曾经的繁华?还是它对大理人民的庇护?

    进入城门,此时小雨淅沥,轻轻地拍打着青石板地,一阵馥郁又不失清新的玫瑰花香就这样飘来。香味从隐隐约约,到突然弥漫开来,我们终于觅至了源头——是鲜花饼店,店门口有着几箩筐新鲜的粉紫色玫瑰花瓣儿,色泽鲜艳,在雨天阴霾的环境中,色彩的饱和度达到了极致。店内有师父现做着以可食用玫瑰花为馅儿的鲜花饼,店周围始终有来往的行人驻足,不知是在赏花,赏花香,还是在赏手艺。我们商量着返程时来买上几盒快递回家。

    一路向前,我们时而被敲着手鼓应和着白族原创歌曲的坐铺姑娘所吸引,时而因跟着音乐左右摇摆着、身着民族服饰拉面的三两个小伙子停下脚步,时而又在岔道路前看见独特的水景,忍不住又蹲下摄影留念。

    天色渐暗,但街上的人不见少反而更多了。一些当地的居民穿梭往返在楼阁之间。夜色笼罩下的古城多了一份柔和与放松,走三两步,呼吸着高原清新的空气,打着伞闻着亲昵的潮湿的香气,和着路边随处可见的食物与果品的味儿,竟丝毫不感复杂,甚至有一丝纯粹之感。心中毫无杂念,仿佛自己也融进了这一份夜色中去。

    我们好一阵寻找,终于找到了一家网上推荐的、不容错过的做米线的店。本以为会是什么大店铺,却没想到竟是一家仅容得下五六桌的小店,不过转念一想,古城内的店面都是小小的,似乎这样一来店内的商品、菜品便更精致些,或许纯粹的大理人们也是想着要保护自己的城土而不开办过大的店门,这样一来也就想通了。

    我们和老板娘说来两碗小份、一碗大份的米线,自己放辣椒。老板娘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模样,语气干练又爽快地应着:“好嘞!你们里面坐。”就见她熟练地夹出几份米线,各舀了半勺子自己调配的汤汁酱料浇在三碗米线上,不一会儿我们那带着凉意的米线就被她麻利地端了上来。只是闻了闻这味道便使我们胃口大开,于是把酱汁稍稍搅拌至匀,那白白的米线变为了酱色,便夹起一筷子往嘴里送。

    虽然早就听说这家店的米线很是可口,也闻到了那香味儿,可当真的将米线送入口中细细品味时,那种因美味而荡漾开来的心情与感动到想要流泪的冲动,是我无法用言语能所表达的。其中醋的酸味儿与花生的香酥最为明显,酸味使米线本身以及花生所可能有的腻感完全化解开来,再加上米线与汤汁本是凉的,便更加的爽口,仿佛能消除所有的疲惫。我们大呼好吃,夸赞老板娘的手艺,父亲甚至再要了一小份。许是老板娘心下高兴,多给了一些。而我和母亲对于只吃了米线还有些不过瘾,老板娘说还有一些荤的小菜:炸鸡翅、鸡皮等。我们要了一份炸鸡皮,那滋味儿也是非常的香。

    末了,我们知道大理人喜欢纸币,不喜硬币,就都给了老板娘纸币。回头看到了新制的鸭胗肝,本是明天开店再卖的,老板娘见我们想吃,便用袋子装了三份给我们。

    不知是否着实为这儿的美食所感动,之后的每一顿饭心里都惦念着这家店,想来这儿吃上一碗可口的米线。记忆中老板娘干练的脸上挂着一丝自豪的笑意向我们说着:“明天再来吃呀。”那个身影与笑容,就这样不深不浅地印在脑海中,偶尔想起时仿佛还能闻到那丝丝清香。

    吃过了晚饭,我们见时间不早了,便往回走,路上看见一个水果车,便上前去询问。一旁径直走来一个小哥哥,看起来长相清秀,不似大理本地居民的长相,倒是有些像江南的孩子,戴着细圆框眼镜,气质干净,熟练地挑了七只山竹便走了。我们则是买了山竹和红毛丹带回宾馆。

    回去的路是漫长的,夜里十点多了才到了酒店。虽有些疲乏,但仍是回味无穷。

    大理的本地人给我一种很爱护自己城市的感觉。古城的青石板地上很干净,每个景区对于卫生的管理工作也很到位,工作人员会要求人们把他们随意丢弃的垃圾重新拾起再丢入垃圾箱,多少使游客对大理多了一份关怀、保护与尊重。

    这里的人们也以自己的家园为骄傲,当我们流露出对大理的赞美时,他们脸上、语气中都充满了骄傲与自豪的笑意。这使我们对大理城市的人民也多了一份好感,在他们的感染下更是对这个城市增添了几分欣赏。

    不得不说,爱在大理。希望有缘能再相见。

Sign in or Sign up Leave Comment